村里的學生都轉到山上新建的完小去了,昔日書聲瑯瑯的祠堂,變得冷寂而空落。祠堂后面,曾是一個大大的菜園,長年長滿各種蔬菜,但沒過幾年,四周土墻坍塌,菜園荒廢為空地。祠堂東面,原是一間灰屋,黑漆漆的。夜晚路過時,總疑心里面藏著什么可怕之物,讓人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后來灰屋坍塌,夷為平地,堆著兩個草垛。所有這些變遷,似乎都注定了后來的劫數。

那是一個秋日的黃昏,太陽滑下樹梢,落到西邊的山脊,眼看要滾下去;地上鋪滿房屋和樹的淡影。家家房頂上的煙囪,肆無忌憚地吐出炊煙,仿佛比賽似的,一個比一個吐得高吐得濃。屋外場地上的雞,正加緊覓食。一切都在忙碌,這確乎是一個時機。飽餐一頓,然后美滋滋地安眠,或許就是萌動完這個念頭,野貓出動了。然而野貓忽略了忙碌里,還有偷閑的少年,正無所事事地坐在門檻上,看雞們覓食;更忽略了祠堂邊的環境,早不足以保護它們的安全。

野貓迅速出擊,叼走一只雞,閃電般鉆進祠堂東墻下的地溝里。我一聲吆喝,人們紛紛跑出來,聽說野貓拖雞了,又鉆進了地溝,頓時亢奮無比。有人拿出長長的竹竿,有人拿來厚厚的麻袋,堵住地溝一端,在另一端用長竹竿使勁捅,只是不見動靜。有人說用水灌,立即有人從廚房里摸來桶盆,不一會屋后一個大水坑里的水舀完了,還是沒能灌出野貓。又有人說,將地溝蓋板挖開,往前搜,看野貓能入地不成。說干就干,有人挖,有人用竹竿繼續捅。人們不斷往這兒聚攏,老人、孩子、壯漢,擠滿場地,摩肩接踵,人聲鼎沸,如唱大戲一般。

突然麻袋一動,出來了,持麻袋的人一聲大喊,并迅速收緊麻袋口,掄起來,狠命往地上摜下去,似乎聽到一聲慘叫。又幾下,麻袋里沒了動靜,倒出來,一只肥壯的野貓,毛色棕黃,嘴角溢著血。正當人們將目光集中在這只野貓身上,陶醉于奮戰多時獲得的勝利時,突然從那地溝里又竄出一只野貓,消失于已臨的暮色里。

人們很是后悔,沒能取得更大的戰果,或者除惡未盡。而我出于好奇,竟想入非非起來。這兩只野貓為什么沒有一同沖出,難道它們也有智慧和策略,一只用自己的犧牲掩護另一只逃生。這兩只野貓是什么關系,普通朋友,若如此,這該是何等高尚的友誼;若為父子、母子、兄弟,抑或姊妹,又該是何等的親情;倘若是夫妻,在災難降臨的一刻,一方用死換取另一方的生,該是怎樣生死不渝的愛情。多年后,當我從書上得知動物也有殉情之舉時,我又想到那只逃生的押貓,想到它在失去愛侶的日子里,會怎樣哀怨和憂傷,甚至怎樣抑郁而死。我的心開始負疚,后悔自己嘴臭,不該喊那一聲。

我記不清是誰的妙想,還是大家共同的心愿——燒野貓肉吃。總之,這個提議獲得一片嘖嘖稱贊。于是男人們會聚到殺豬佬家,將野貓剝皮、開膛、掏心、挖肝,洗凈后剁成塊狀。有人拿來生姜、捧來大蒜,有人找來大茴、舀來辣醬,有人拎來白酒。人們圍坐在八仙桌邊,一桌野貓肉的盛宴就將開始。

秋風習習,星光滿天。走在狹長的石巷里,很遠便能聽到殺豬佬家里飄來的喧嘩,甚至能聽到碗筷的碰擊聲,酒杯的撞擊聲,品嘗的咂嘴聲,味美的贊嘆聲,連成一片。夜空里彌漫著一種奇異的香氣,伴著這香氣,我隱約聽到一種細微的啜泣,殤曲般縈繞在我的心里。

二00七年二月二十四日于我聞軒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