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情詩網 >情詩大全 >詩人詩集 >現代詩人詩集推薦_詩人詩集大全
初見傾心 相逢書齋持一尺,天文地理信拈來 溫文爾雅虛踐行,如風扶柳淡淡然 相視一笑何言語,不知素心已動漾 風輕云淡蕭索色,相對一眸便紅塵 凄涼離別 枝頭鷓鴣鳴陽殘,寒樹暮
恩榮愛情詩集 趙恩榮(1986-至今),又名:莫凡,濟南人,從小喜歡研究古詩詞,寫過很多詩,都丟失了,一直無緣刊登發表,現為心愛之人寫有詩詞:《述情》《盼情》《憶君》《愿
一天又一天,你坐在這里, 重復著,你的工作終于 枉然,因為人們自己 是臟污的,分泌的奴隸! 飄在日光下的鮮明的衣裳, 你的慰藉和男孩女孩的 好的印象,多么快就要 暗中回到你
因為有太不情愿的負擔 使我們疲倦, 因為已經出血的地球還要出血, 我們有全體的蒼白, 任地圖怎樣變化它的顏色, 或是哪一個騙子的名字寫在我們頭上; 所有的炮灰堆起來 是今日
黑夜里叫出了野性的呼喊, 是誰,誰噬咬它受了創傷? 在堅實的肉里那些深深的 血的溝渠,血的溝渠,灌溉了 翻白的花,在青銅樣的皮上! 是多大的奇跡,從紫色的血泊中 它抖身,
一個妖女在山后向我們歌唱, 誰愛我,快奉獻出你的一切。 因此我們就攀登高山去找她, 要把已知未知的險峻都翻越。 這個妖女索要自由、安寧、財富, 我們就一把又一把地獻出,
我們看見的是一片風景: 多姿的樹,富有哲理的墳墓, 那風吹的草香也不能深入他們的匆忙, 他們由永恒躲入剎那的掩護。 事實上已承認了大地是母親, 由把幾碼外的大地當作敵人
也許,這兒的春天有一陣風沙, 不全像詩人所歌唱的那般美麗; 也許,熱流的邊沿伸入偏差 會凝為寒露:有些花瓣落在湖里; 數字的列車開得太快,把優良 和制度的守衛丟在路邊嘆
你的多夢幻的青春,姑娘, 別讓戰爭的泥腳把它踏碎, 那里才有真正的火焰, 而不是這里燃燒的寒冷, 當初生的太陽從海邊上升, 林間的微風也剛剛蘇醒。 別讓那么多殘忍的哲理,
我見到那么一個老木匠 從街上一條破板門。 那老人,迅速地工作著, 全然彎曲而蒼老了; 看他揮動沉重的板斧 像是不勝其疲勞。 孤獨的,寂寞的 老人只是一個老人。 伴著木頭,鐵
多少年的往事,當我靜坐, 一起浮上我的心來, 一如這四月的黃昏,在窗外, 揉合著香味與煩擾,使我忽而凝住 一朵白色的花,張開,在黑夜的 和生命一樣剛強的侵襲里, 主呵,這
這是一個不美麗的城, 在它的煙塵籠罩的一角, 像蜘蛛結網在山洞, 一些人的生活蛛絲相交。 我就鐫結在那個網上, 左右絆住:不是這個煩惱, 就是那個空洞的希望, 或者熟稔堆成
(長 詩) 讓我們看見吧,我的救主。 1 宣道 現在,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 我們來自一段完全失迷的路途上, 閃過一下星光或日光,就再也觸摸不到了, 說不出名字,我們說我
凝結在天邊,在山頂,在草原, 幻想的船,西風愛你來自遠方, 一團一團像我們的心緒,你移去 在無岸的海上,觸沒于柔和的太陽。 是暴風雨的種子,自由的家鄉, 低視一切你就灑
三千里步行之二 我們終于離開了漁網似的城市, 那以窒息的、干燥的、空虛的格子 不斷地撈我們到絕望去的城市呵! 而今天,這片自由闊大的原野 從茫茫的天邊把我們擁抱了, 我們
從溫馨的泥土里伸出來的 以嫩枝舉在高空中的樹叢, 沐浴著移轉的金色的陽光。 水彩未干的深藍的天穹 緊接著蔓綠的低矮的石墻, 靜靜兜住了一個涼夏的清晨。 全都盛在這小小的方
1 我珍重的友誼,是一件藝術品 被我從時間的浪沙中無意拾得, 掛在匆忙奔馳的生活驛車上, 有時幾乎隨風飄去,但并未失落; 又在偶然的遇合下被感情底手 屢次發掘,越久遠越覺
我從我心的曠野里呼喊, 為了我窺見的美麗的真理, 而不幸,彷徨的日子將不再有了, 當我縊死了我的錯誤的童年, (那些深情的執拗和偏見!) 我們的世界是在遺忘里旋轉, 每日
1 多少人的青春在這里迷醉, 然后走上熙攘的路程, 朦朧的是你的怠倦,云光和水, 他們的自己失去了隨著就遺忘, 多少次了你的園門開啟, 你的美繁復,你的心變冷, 盡管四季的
走不盡的山巒和起伏,河流和草原, 數不盡的密密的村莊,雞鳴和狗吠, 接連在原是荒涼的亞洲的土地上, 在野草的茫茫中呼嘯著干燥的風, 在低壓的暗云下唱著單調的東流的水,
1 你可是永別了,我的朋友? 我的陰影,我過去的自己? 天空這樣藍,日光這樣溫暖, 在鳥的歌聲中我想到了你。 我記得,也是同樣的一天, 我欣然走出自己,踏青回來, 我正想把
不知哪個世界才是他的家鄉, 他選擇了這種語言,這種宗教, 他在沙上搭起一個臨時的帳篷, 于是受著頭上一顆小星的籠罩, 他開始和事物作著感情的交易: 不知那是否確是我自己
我已走到了幻想底盡頭, 這是一片落葉飄零的樹林, 每一片葉子標記著一種歡喜, 現在都枯黃地堆積在內心。 有一種歡喜是青春的愛情, 那時遙遠天邊的燦爛的流星, 有的不知去向
成熟的葵花朝著太陽移轉, 太陽走去時他還有感情, 在被遺留的地方忽然是黑夜, 對著永恒的像片和來信, 破產者回憶到可愛的債主, 剎那的歡樂是他一生的償付, 然而漸漸看到了
我曾經迷誤在自然底夢中, 我底身體由白云和花草做成, 我是吹過林木的嘆息,早晨底顏色, 當太陽染給我剎那的年輕, 那不常在的是我們擁抱的情懷, 它讓我甜甜的睡:一個少女
我要回去,回到我已失迷的故鄉, 趁這次絕望給我引路,在泥淖里, 摸索那為時間遺落的一塊精美的寶藏, 雖然它的輪廓生長,溶化,消失了, 在我的額際,它拍擊污水的波紋, 你
1 有新的聲音要從心里迸出, (他們說是春天的到來) 住在城市的人張開口,厭倦了, 他們去到天外的峰頂上覺得自由, 路上有孤獨的苦力,零零落落, 下著不穩的腳步,在田野里
在寒冷的臘月的夜里,風掃著北方的平原, 北方的田野是枯干的,大麥和谷子已經推進村莊, 歲月盡竭了,牲口憩息了,村外的小河凍結了, 在古老的路上,在田野的縱橫里閃著一盞
贈長沙李元洛昔我往矣 楊柳依依 今我來思 雨雪霏霏 君問歸期 歸期早已寫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載我渡我的雨啊 奔騰了兩千年才凝成這場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岳麓山上 落在
原創情詩古典情詩現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名句情詩絕句古體詩歌現代詩歌新詩詩庫新詩賞析唐朝詩人宋朝詞人
Copyright 2017 情詩網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備12009277號-3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农场经济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