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情詩網 > 情詩大全 > 新詩賞析 > 經典新詩賞析鑒賞_新詩賞析大全
一 舁床 等他醒來時 他已睡在舁床上 他知道自己還活著 兩個弟兄抬著他 他們都不說話 天氣凍結在寒風里 云低沉而移動 風靜默地擺動樹梢 他們急速地 抬著舁床 穿過冬日的林子 經過了
冬天的池沼, 寂寞得像老人的心 飽歷了人世的辛酸的心; 冬天的池沼, 枯干得像老人的眼 被勞苦磨失了光輝的眼; 冬天的池沼, 荒蕪得像老人的發 像霜草般稀疏而又灰白的發; 冬
薄霧在迷蒙著曠野啊 看不見遠方 看不見往日在晴空下的 天邊的松林, 和在松林后面的 迎著陽光發閃的白堊巖了; 前面只隱現著 一條漸漸模糊的 灰黃而曲折的道路, 和道路兩旁的
一天 那個科爾沁草原上的詩人 對我說: 北方是悲哀的。 不錯 北方是悲哀的。 從塞外吹來的 沙漠風, 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綠色 與時日的光輝 一片暗淡的灰黃 蒙上一層揭不開的沙霧
蘇蘇是一癡心的女子, 象一朵野薔薇,她的豐姿; 象一朵野薔薇,她的豐姿 來一陣暴風雨,摧殘了她的身世。 這荒草地里有她的墓碑 淹沒在蔓草里,她的傷悲; 淹沒在蔓草里,她的
蘆笛紀念故詩人阿波里內爾 我從你彩色的歐羅巴 帶回了一支蘆笛, 同著它, 我曾在大西洋邊 像在自己家里般走著, 如今 你的詩集Alcool是在上海的巡捕房里, 我是犯了罪的, 在這里
在北方 乞丐徘徊在黃河的兩岸 徘徊在鐵道的兩旁 在北方 乞丐用最使人厭煩的聲音 吶喊著痛苦 說他們來自災區 來自戰地 饑餓是可怕的 它使年老的失去仁慈 年幼的學會憎恨 在北方 乞
從遠古的墓塋 從黑暗的年代 從人類死亡之流的那邊 震驚沉睡的山脈 若火輪飛旋于沙丘之上 太陽向我滾來 引自舊作《太陽》 一 我起來 我起來 像一只困倦的野獸 受過傷的野獸 從狼藉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莊的名字, 她是童養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兒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長大了的 大堰河的兒子。 大堰河以養育我而養
一 透明的夜。 闊笑從田堤上煽起 一群酒徒,望 沉睡的村,嘩然地走去 村, 狗的吠聲,叫顫了 滿天的疏星。 村, 沉睡的街 沉睡的廣場,沖進了 醒的酒坊。 酒,燈光,醉了的臉 放蕩
陽光在沙漠的遠處, 船在暗云遮著的河上馳去, 暗的風, 暗的沙土, 暗的 旅客的心啊。 陽光嘻笑地 射在沙漠的遠處。 一九三二年二月三日 蘇伊士河上 -----------------------------------
紫藍的林子與林子之間 由青灰的山坡到青灰的山坡, 綠的草原, 綠的草原,草原上流著 --新鮮的乳液似的煙 啊,當黎明穿上了白衣的時候, 田野是多么新鮮! 看, 微黃的燈光, 正
《指紋》 文/唐晚詞 方寸之間 深藏著年年月月 捏過的晴意,陰意 都是天意 保留著某段里程,注定要 潮起潮落 十尾小魚擱淺了 掙扎轉圈,刻畫著 變化無常 多想把一朵朵笑容 摘下,讓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
黃昏的林子是黑色而柔和的 林子里的池沼是閃著白光的 而使我沉溺地承受它的撫慰的風啊 一陣陣地帶給我以田野的氣息 我永遠是田野氣息的愛好者啊 無論我飄泊在哪里 當黃昏時走在
假如我是一只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涌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后
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鎖著中國呀 風, 像一個太悲哀了的老婦, 緊緊地跟隨著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著行人的衣襟, 用著像土地一樣古老的話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著 那從林
在黃河流過的地域 在無數的枯干了的河底 手推車 以唯一的輪子 發出使陰暗的天穹痙攣的尖音 穿過寒冷與靜寂 從這一個山腳 到那一個山腳 徹響著 北國人民的悲哀 在冰雪凝凍的日子
大地已死了! 躺開著的那萬頃的荒原 是它的尸體 它死在絕望里; 臨終時 依然睜著枯干的眼 巴望天頂 落下一顆雨滴 沒有雨滴 甚至一顆也沒有 看見的到處是: 象被火燒過的 焦黑的麥
腐朽的日子 早已沉到河底, 讓流水沖洗得 快要不留痕跡了; 河岸上 春天的腳步所經過的地方, 到處是繁花與茂草; 而從那邊的叢林里 也傳出了 忠心于季節的百鳥之 高亢的歌唱。
他起來了 從幾十年的屈辱里 從敵人為他掘好的深坑旁邊 他的額上淋著血 他的胸上也淋著血 但他卻笑著 他從來不曾如此地笑過 他笑著 兩眼前望且閃光 像在尋找 那給他倒地的一擊的敵
春天了 龍華的桃花開了 在那些夜間開了 在那些血斑點點的夜間 那些夜是沒有星光的 那些夜是刮著風的 那些夜聽著寡婦的咽泣 而這古老的土地呀 隨時都像一只饑渴的野獸 舐吮著年輕
有時 我伸出一只赤裸的臂 平放在壁上 讓一片白堊的顏色 襯出那赭黃的健康 青色的河流鼓動在土地里 藍色的靜脈鼓動在我的臂膀里 五個手指 是五支新鮮的紅色 里面旋流著 土地耕植者
你也愛那白浪么 它會嚙啃巖石 更會殘忍地折斷船櫓 撕碎布帆 沒有一刻靜止 它自滿地談述著 從古以來的 航行者悲慘的故事 或許是無理性的 但它是美麗的 而我卻愛那白浪 當它的泡沫
我不相信考古學家 在幾千年之后, 在無人跡的海濱, 在曾是繁華過的廢墟上 拾得一根枯骨 我的枯骨時, 他豈能知道這根枯骨 是曾經了二十世紀的烈焰燃燒過的? 又有誰能在地層里
當我還不曾起身 兩眼閉著 聽見了鳥鳴 聽見了車聲的隆隆 聽見了汽笛的嘶叫 我知道 你又叩開白日的門扉了 黎明, 為了你的到來 我愿站在山坡上, 像歡迎 從田野那邊疾奔而來的少女
海員煙斗 如其我畫Whitman或Maiakowski的像,我一定要在他們的寬大的唇邊加上一個海員煙斗不管他生前曾否有一個海員煙斗。 那樣一定是顯得酷肖的:在事務所臨街的大窗口,或是群眾的
遼闊的夜,已把 天幕廓成遼闊了! 無垠的遼闊之底 閃著一顆晶瑩的星 你說,那就是 我們的計程碑嗎? 遼闊的夜,在遼闊的 天幕之下益顯得遼闊了 -------------------------------------------
在這樣綺麗的日子 我悠悠地望著窗 也能望見她 她在我幻想的窗里 我望她也在窗前 用手支著豐滿的下頜 而她柔和的眼 則沉浸在思念里 在她思念的眼里 映著一個無邊的天 那天的顏色
從遠古的墓塋 從黑暗的年代 從人類死亡之流的那邊 震驚沉睡的山脈 若火輪飛旋于沙丘之上 太陽向我滾來 它以難遮掩的光芒 使生命呼吸 使高樹繁枝向它舞蹈 使河流帶著狂歌奔向它去
原創情詩 古典情詩 現代情詩 英文情詩 情詩名句 情詩絕句 古體詩歌 現代詩歌 新詩詩庫 新詩賞析 唐朝詩人 宋朝詞人
Copyright 2017 情詩網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備12009277號-3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农场经济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