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一 真

邪對正,假對真,獬豸對麒麟。韓盧對蘇雁,陸橘對莊椿。韓五鬼,李三人,北魏對西秦。蟬鳴哀暮夏,鶯囀怨殘春。野燒焰騰紅爍爍,溪流波皺碧粼粼。行無蹤,居無廬,頌成酒德;動有時,藏有節,論著錢神。

獬豸:獸名,性觸邪。 韓盧:《國策》淳于髡曰韓盧。韓國犬者,天下之壯犬也,名盧也。 蘇雁:《漢書》蘇子卿在匈奴,修書系雁足,雁飛至漢苑,取之,乃知蘇書。 陸橘:見前。 莊椿:《莊子》大椿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干歲為秋。 五鬼:《韓愈送五窮鬼文》命窮、智窮、學窮、文窮、交窮。 三人:《李詩》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酒德:劉伶作酒德頌,中有行無蹤,居無廬云云。 錢神:魯褒著錢神論,內有動有時,藏有節云云。

哀對樂,富對貧,好友對嘉賓。彈琴對結綬,白日對青春。金翡翠,玉麒麟,虎爪對龍麟。柳塘生細浪,花徑起香塵。閑愛登山穿謝屐,醉思漉酒脫陶巾。雪冷霜嚴,倚檻松筠同傲歲;日遲風暖,滿園花柳各爭春。

彈冠:《漢書》王陽為益州刺史,貢禹彈其冠,待陽薦,后果為大夫。 結綬:《漢書》蕭育少與朱博善,后彼此薦拔,名著當時。語曰,王貢彈冠,蕭朱結綬。 翡翠:鷸鳥。陳子昂詩: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何知美人意,嬌愛比黃金。蓋婦人多取翠羽飾金鈿,故名。 麒麟:《隋書》文帝造玉麟符。 謝屐:《晉書》謝東山好游,每攜屐登山,輒連日不返。 陶巾:《世說補》陶潛酒熟,取頭上葛巾漉之,漉畢復著。 筠:竹外青皮也。《禮》如竹箭之有筠也。

香對火,炭對薪,日觀對天津。禪心對道眼,野婦對宮嬪。仁無敵,德有鄰,萬石對千鈞。滔滔三峽水,冉冉一溪冰。克國功名當畫閣,子張言行貴書紳。篤志詩書,思入圣賢絕域;忘情官爵,羞沾名利纖塵。

日觀:《廣輿記》泰山有蜂曰日觀,雞鳴可見日。 天津:《邵康節》天津橋上聞杜鵑。 石:四鈞為石。 鈞:三十斤為鈞。 三峽:《廣輿記》三峽:巴蜀地明月峽、巫山峽、廣澤峽也。 畫閣:《漢書》宣帝甘露三年,趙充國與霍光等十人圖像于麒麟閣。 書紳:紳,帶也。見論語。

十 二 文

家對國,武對文,四輔對三軍。九經對三史,菊馥對蘭芬。歌北鄙,詠南薰,邇聽對遙聞。召公周太保,李廣漢將軍。聞化蜀民皆草偃,爭權晉土已瓜分。巫峽夜深,猿嘯苦哀巴地月;衡峰秋早,雁飛高貼楚天云。

四輔:文王四輔,疏附奔走先后御侮。 三軍:二千五百人為一軍,三軍者法天地人也。 九經:《備考》自五經分而樂經亡。五經內分周禮、儀禮為七經,七經之外又益以孝經、論語為九經,分春秋三傳為三,合孝經、論語為一,于是有十經。以六經加六緯,于是有十二經。以詩、易、書、三禮、春秋三傳,加孝經、論、孟、爾雅,謂之十三經焉。 三史:《備考》三史一曰編年,始于左氏;一日紀傳,始于司馬遷;一曰實錄,始于梁而盛于唐也。 馥:香氣也。 北鄙:《家語樂解篇》殷紂好為北鄙之聲,其亡也忽然,蓋殺伐之聲也。 南薰:《史記》舜揮五弦琴歌曰:南風之薰今,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 召公:名奭,周太保。 李廣:《漢書》李廣拜為右北平太守,匈奴聞之,號為飛將軍。 化蜀:《蜀志》文翁治,聲教大洽,條教所及,風行草偃。 分晉:《備考》晉始有六卿:智氏、趙氏、韓氏、范氏、魏氏、中行氏,厥后智、韓、趙、魏共滅范、中行,分其地。未幾趙、魏、韓又共滅智氏,分其地。安王二十六年,三家共廢晉君,分其地號三晉。 巫猿:《韻府》巫狹猿凡鳴至三聲,聞者皆淚。 衡雁:《衡岳志》衡岳有雁峰,故雁至衡陽而止。

欹對正,見對聞,偃武對修文。羊車對鶴駕,朝旭對晚曛。花有艷,竹成文,馬燧對羊欣。山中梁宰相,樹下漢將軍。施帳解圍嘉道韞,當壚沽酒嘆文君。好景有期,北嶺幾枝梅似雪;豐年先兆,西郊千頃稼如云。

偃武:武王既克商,乃偃武修文。 羊車:《晉書》武帝幸宮掖,乘羊車任其所之,宮人乃插竹于宮門,以鹽汁灑地引之。 鶴駕:《韻府》王子晉,周靈王太子也。于緱山乘白鶴仙去,故太子之駕曰鶴駕。 旭:《詩》旭日始旦,日出也。 曛:斜日也。 馬燧:唐宰相。 羊欣:字元敬,為新安守。 山中相:《梁書》陶弘景隱茅山,武帝每有大事則詢之,號山中宰相。 樹下將軍:《漢書》馮異號大樹將軍。 解圍:《晉書》王凝之弟獻之,與客談議將屈,嫂道慍曰:欲與小郎解圍。乃設幃自蔽,申獻之前說,客不能屈。 沽酒:《漢書》卓文君與司馬相如當壚賣酒。

堯對舜,夏對殷,蔡惠對劉蕡。山明對水秀,五典對三墳。唐李杜,晉機云,事父對忠君。雨晴鳩喚婦,霜冷雁呼群。酒量洪深周仆射,詩才俊逸鮑參軍。鳥翼長隨,鳳兮洵眾禽長;狐威不假,虎也真百獸尊。

蔡惠:《漢書》惠夢得禾復失,郭喬曰:禾失為秩,當進爵。果然。 劉蕡:劉蕡對策議宦官,考宮不敢取,李命曰:劉蕡下第,我輩登科,能無厚顏。 五典:少昊、顓頊、高辛、唐、虞之書為五典。 三墳:伏羲本山墳作易曰連山,神農本氣墳作易曰歸藏,黃帝本形墳作易曰坤乾。 李杜:唐李白、杜甫以詩齊名。 機云:晉陸機、云兄弟以文齊名。 鳩婦:《爾雅》鳩天陰則逐其婦,晴則呼之。 仆射:《晉書》周顗飲酒無醒日,及為仆射,以酒失略罷去,號三日仆射。 參軍:鮑照官歷參軍,詩情俊逸;《杜》俊逸鮑參軍。 鳥隨:《格物總論》鳳飛則禽鳥隨之。 禽長:《春秋孔演圖》羽蟲三百六十,而鳳為之長。狐假:《國策》楚宣王問群臣曰:北方之民畏昭奚恤,何也?江乙對曰:虎得狐欲食之,狐曰,無食我,天帝令我長百獸,子如不信,我為子先行,百獸能無走乎。虎隨狐行,獸皆走,虎不知獸之畏己,而反以為畏狐也。今北方非畏昭奚恤,實畏王甲兵耳。 獸尊:《風俗通》,虎陽物,百獸之長。

十 三 元

幽對顯,寂對喧,柳岸對桃源。鶯朋對燕友,早暮對寒暄。魚躍沼,鶴乘軒,醉膽對吟魂。輕塵生范甑,積雪擁袁門。縷縷輕煙芳草渡,絲絲微雨杏花村。詣闕王通,獻太平十二策;出關老子,著道德五千言。

桃源:見前。 鶯朋:《朱文公詩》好鳥枝頭亦朋友。 躍沼:《詩》王在靈沼,于物魚躍。 鶴軒:《左》衛懿公好鶴,嘗以乘軒,及狄伐衛,國入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祿位,予焉能戰! 范甑:范丹家貧,甑中生塵。 袁門:《南齊書》洛陽令雪中訪袁安,安閉門擁雪,高臥未起。 獻策:《隋書》王通曾獻太平策十二篇于隋文帝,不報。 出關:《關今內傳》尹喜嘗登樓,望東極有紫氣西邁,曰:應圣人過京邑。果見老子騎青牛來過。 道經:老子著有道德經五千言。

兒對女,子對孫,藥圃對花村。高樓對邃閣,赤豹對玄猿。妃子騎,夫人軒,曠野對平原。匏巴能鼓瑟,伯氏善吹塤。馥馥早梅思驛使,萋萋芳草怨王孫。秋夕月明,蘇子黃崗游絕壁;春朝花發,石家金谷啟芳園。

赤豹:《詩》赤豹黃羆。 玄猿:《杜》落日玄猿哭。 妃子騎:《楊妃傳》好啖生荔枝,海南每歲七日七夜飛騎獻荔枝至京師。《杜牧詩》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夫人軒:《左》齊饋夫人魚軒。注:魚皮為軒。 匏巴:《荀子》匏巴鼓瑟,游魚出聽。 吹塤:《詩》伯氏吹塤。 驛使:《荊州記》陸凱與范曄善,自江南寄梅一枝與曄,贈詩曰: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寄一枝春。 王孫:《楚辭》芳草萋萋兮,王孫不歸。 黃崗:《蘇子赤壁賦》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金谷:《晉書》石祟有金谷園,春宴客各賦詩,不成,罰酒三斗。

歌對舞,德對恩,犬馬對雞豚。龍池對鳳沼,雨驟對云屯。劉向閣,李膺門,唳鶴對啼猿。柳搖春白晝,梅弄月黃昏,歲冷松筠皆有節,春喧桃李本無言。噪晚齊蟬,歲歲秋來泣恨;啼宵蜀鳥,年年春去傷魂。

龍池:龍池、鳳沼,皆禁苑池沼名。 劉閣:見前。 李門:《漢書》李膺為太尉,獨持風厲,登其門者號登龍門。 唳:鳴也。 無言:《史記李廣傳贊》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齊蟬:《古今注》牛亨問董仲舒曰:蟬名齊女何故?舒曰:昔齊王之后怨王而死,尸為蟬,故名齊女。《唐詩》蟬似怨齊王。 蜀鳥:《蜀志》蜀帝杜宇失國,思之不得,乃化為鵑鳥,啼血乃止。

十 四 寒

多對少,易對難,虎踞對龍蟠。龍舟對鳳輦,白鶴對青鸞。風淅淅,露漙漙,繡轂對雕鞍。魚游荷葉沼,鷺立蓼花灘。有酒阮貂奚用解,無魚馮鋏必須彈。丁固夢松,柯葉忽然生腹上;文郎畫竹,枝梢倏爾長毫端。

虎踞:《蜀志》孫明曰:鐘山虎踞龍蟠,帝王居也。 龍舟:《隋書》煬帝龍舟幸江都,舳艫相接二百馀里。 鳳輦:《杜》鶴駕通宵鳳人挽車也。 繡轂:車輻也。張子容:繡轂盈香陌。 阮豹:《晉書》阮孚解金貂換酒。 馮鋏:《國策》孟嘗君客有馮煖者,彈劍歌曰:長鋏歸來兮,食無魚。 夢松:《漢書》丁固夢腹上生松,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后十八年果為公。 畫竹:《畫譜》文與可善畫墨竹,頃刻枝葉皆就。

寒對暑,濕對干,魯隱對齊桓。寒氈對明暖席,夜飲對晨餐。叔子帶,仲由冠,郟鄏對邯鄲。嘉禾憂夏旱,衰柳耐秋寒。楊柳綠遮元亮宅,杏花紅映仲尼壇。江水流長,環繞似青羅帶;海蟾輪滿,澄明如白玉盤。

魯隱:桓公庶兄,后為桓所弒。 齊桓:名小白,一匡天下。 寒氈:鄭虔為廣文,寒氈一席。 暖席:《韓》孔席不暇暖。 叔子:《晉書》羊枯字叔子,綬帶輕裘。 仲由冠:《家語》子路初見孔子,冠雄雞冠。 郟鄏:成王定鼎之地。 邯鄲:《列仙傳》唐盧生不遇,與呂翁同寓邯鄲道中,主人方炊黃粱,盧具言生來困厄,翁取枕授之,曰:枕此當榮。盧如其言,果登第,出將入相五十年。忽寤,黃粱未熟。 柳宅:見前。 杏壇:孔子設教于杏壇。 羅帶:《摘句》水作青羅帶。 海蟾:《春秋孔演圖》蟾蜍,月精也。 玉盤:《李白》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又疑光明鏡,掛在青云端。

橫對豎,窄對寬,黑志對彈丸。朱簾對畫棟,彩檻對雕欄。春既老,夜將闌,百辟對千官。懷仁稱足足,抱義美般般。好馬君王曾市骨,食豬處士僅思肝。世仰雙仙,元禮舟中攜郭泰,人稱連壁,夏侯車上并潘安。

黑志:《趙宋史》趙太祖欲取太原,趙普曰:候俟平諸國,彈丸黑態之地將何所避。 百辟:《詩》式是百辟。 足足:《文選》般般抱義,足足懷仁。般般,麟也。足足,鳳也。 馬骨:《新序》古有君使涓人赍千金市千里馬于絕域,至而死,以五百金市其骨而還。 豬肝:《漢書》閔仲叔尚節,家貧,好食豬肝,安巴令敕吏每日給之,叔曰:吾豈以口腹累人耶!遂去之。 雙仙:《漢書》李元禮與郭泰俱美豐儀 一日同舟,望者以為仙,時號李郭仙舟。 連璧:《晉書》夏侯湛與潘岳友善,并美風儀,二人同輿接茵,京師人皆目之為連璧。

十 五 刪

興對廢,附對攀,露草對霜菅,歌廉對借寇,習孔對希顏。山壘壘,水潺潺,奉壁對探镮。禮由公旦作,詩本仲尼刪。驢困客方經灞水,雞鳴人已出函關。幾夜霜飛,已有蒼鴻辭北塞;數朝霧暗,豈無玄豹隱南山。

菅:苧也。 歌廉:《后漢書》廉叔度為成都太守,百姓歌之曰:廉叔度,來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元襦,今五褲。 借寇:《后漢書》寇恂為河內守,河內完固,當征為執金吾,從過穎川,百姓遮道,愿借寇君一年,上許之。 奉璧:見前。 探镮:《晉書》羊祜五歲,詣鄰人李氏柔木中,得金镮。主人曰:此吾亡兒物也,乃知前身李氏子也。 作禮:周公旦制禮作樂。 刪詩:《備考》古者詩本三千馀篇,孔子刪為三百一十篇。 驢困:見前。 函關:《列國傳》秦法:度關以雞鳴。孟嘗君夜至函關,不得度,客有善雞鳴者,眾雞皆鳴,遂度關。 玄豹:《列女傳》陶詹子治陶三,名譽不興,家富三倍。妻泣曰:吾聞南山有玄豹,隱霧七日不食,以擇其毛衣,成其文采。至于犬豕,不擇食故肥,而取禍必矣。

猶對尚,侈對慳,霧髻對煙鬟。鶯啼對鵲噪,獨鶴對雙鷴。黃牛峽,金馬山,結草對銜環。昆山惟玉集,合浦有珠還。阮籍舊能為眼白,老萊新愛著衣斑。棲遲避世人,草衣木食;窈窕傾城女,云鬢花顏。

雙鷴:白鳥。《西京雜記》越王獻高帝白鷴黑鷴各一只。 黃牛峽:《廣輿記》在四川夔州府。 金馬山:《廣輿記》在四川成都府崇寧縣,上有金馬碧雞神祠。 結草:《列國傳》晉魏顆父武子有嬖妾,武子病,命顆曰:我死,嫁此妾。病篤,又曰:殺以殉葬。及死,顆曰:寧從治命。嫁之。后秦晉戰,顆見老人結草以抗杜回,回顛,顆獲之。夜夢老人云:我乃妾之父也,報子從治命而不從亂命耳! 銜環:《漢書》楊寶收一被創黃雀,醫而放之。一日化為黃衣年少,衍玉環一雙以報之。 昆山:產玉之地。 合浦:《漢書》合浦出珠,民采珠以易米。 白眼:見前。 斑衣:老萊子著五色衣戲舞以娛親。

姚對宋,柳對顏,賞善對懲奸。愁中對夢里,巧慧對癡頑。孔北海,謝東山,使越對征蠻,淫聲聞濮上,離曲聽陽關。驍將袍披仁貴白,小兒衣著老萊斑。茅舍無人,難卻塵埃生榻上;竹亭有客,尚留風月在窗間。

姚宋:唐姚祟與宋璟齊名。 柳顏:柳公權、顏真卿皆善書,人稱顏筋柳骨。 孔北海:孔融字文舉,為北海相。 謝東山:謝安,晉相,號東山。 濮上:《列國傳》衛靈公與師涓過濮上,夜聞新聲。及適晉,晉平公命奏,師曠曰:昔紂亡,沉樂器于濮水,今日之樂,是必為濮上之音,乃紂亡國之音也。 陽關:《王維詩》西出陽關無故人。后人用此,有陽關三疊曲。 白袍:薛仁貴常服白袍,號白袍將軍。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