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麻

松對柏,縷對麻,蟻陣對蜂衙。赪鱗對白鷺,凍雀對昏鴉,白墮酒,碧沉茶,品笛對吹笳。秋涼梧墮葉,春暖杏開花。雨長苔痕侵壁砌,月移梅影上窗紗。颯颯秋風,度城頭之篳篥;遲遲晚照,動江上之琵琶。

赪:赤也。 白墮:酒名。 碧沉:茶名。 篳篥:胡人用以警馬者。

優對劣,凸對凹,翠竹對黃花。松杉對杞梓,菽麥對桑麻。山不斷,水無涯,煮酒對烹茶。魚游池面水,鷺立岸頭沙。百畝風翻陶令秫,一畦雨熟邵平瓜。閑捧竹根,飲李白一壺之酒;偶擎桐葉,啜盧同七碗之茶。

凸:山高出貌。 凹:山缺貌。 陶秫:秫,即今高梁。陶潛為彭澤令,種秫百畝。 邵瓜:邵平種瓜長安城,有五色,甚美。 竹根:酒杯名。 桐葉:茶盞名。 七碗:《盧同茶歌》七碗吃不得,但覺兩腋習習生清風。

吳對楚,蜀對巴,落日對流霞。酒錢對詩債,柏葉對松花。馳驛騎,泛仙槎,碧玉對丹砂。設橋偏送筍,開道竟還瓜。楚國大夫沉汨水,洛陽才子謫長沙。書篋琴囊,乃士流活計;藥爐茶鼎,實閑客生涯。

酒錢:劉延之與陶潛二萬選錢還酒家。 詩債:《坡》口業不停詩有債。 仙槎:昔有人尋河源,泛槎至天河,逢織女。 送筍:范元授見人盜筍,苦于過溝,乃伐樹為橋與盜過,盜慚,將筍還之。 還瓜:晉桑虞見人盜瓜,以園籬多刺,乃開一道。盜感之,乃還瓜叩頭請罪。 汨水:楚大夫屈原以忠見疑于楚懷王,乃自沉汨水。 長沙:賈誼為洛陽才子,文帝謫為長沙太傅。

七陽

高對下,短對長,柳影對花香。詞人對賦客,五帝對三王。深院落,小池塘,晚眺對晨妝。絳霄唐帝殿,綠野晉公堂。寒集謝莊衣上雪,秋添潘岳鬢邊霜。人浴蘭湯,事不忘于端午;客斟菊酒,興常記于重陽。

五帝:少昊、顓頊、高辛氏、堯、舜。 三王:禹、湯、文武。 絳霄:唐明皇有絳霄殿。 綠野:斐度號晉公,建第號綠野堂。 謝莊:《晉書》謝莊朝回,衣為雪所點,時人玩之,以為風韻。 潘岳:潘岳發如白雪。 蘭湯:《楚詞》沐蘭湯兮芳華。后以五日吊屈原,多有循此故事。 菊酒:《古事苑》費長房謂桓景曰:汝家九月九日有難,可令家人登高山,戴朱臾,飲菊酒,可避。后沿之。

堯對舜,禹對湯,晉宋對隋唐。奇花對異卉,夏日對秋霜。八叉手,九回腸,地久對天長。一堤楊柳綠,三徑菊花黃。聞鼓塞兵方戰斗,聽鐘宮女正梳妝。春飲方歸,紗帽半淹鄰舍酒;早朝初退,袞衣微惹御爐香。

八叉手:溫庭筠工詩賦,每入試,八叉手而八韻成。 九回腸:《馬遷傳》腸一日而九回。 聽鐘:《南齊書》武帝于景陽樓設鐘,鐘鳴則宮人皆起。 紗帽:見前。 袞衣:唐人《早朝詩》衣冠身惹御爐香。

荀對孟,老對莊,亸柳對垂楊。仙宮對梵宇,小閣對長廊。風月窟,水云鄉,蟋蟀對螳螂。暖煙香靄靄,寒燭影煌煌。伍子欲酬漁父劍,韓生嘗竊賈公香。三月韶光,常憶花明柳媚;一年好景,難忘橘綠橙黃。

荀孟:荀卿、孟軻。 老莊:老子、莊周。 梵:僧寺通謂梵宇。 伍子:《列國傳》楚捕子胥,至江,胥急欲渡,有漁父以舟渡之,胥解劍酬漁父。父曰:楚法得子胥賜粟五萬斛,爵執珪,豈但百金之劍耶。 韓生:《漢》武帝賜賈充以異香,其女與韓壽通,竊香以予壽。充覺,秘其事,遂以女妻壽。

八庚

深對淺,重對輕,有影對無聲。蜂腰對蝶翅,宿醉對余酲。天北缺,日東生,獨臥對同行。寒冰三尺厚,秋月十分明。萬卷書客容閑客覽,一樽酒待故人傾。心侈唐玄,厭看霓裳之曲;意驕陳主,飽聞玉樹之賡。

北缺:《天經》天不滿西北,故女媧氏煉石補之。 東生:《蜀志》秦宓對張溫曰:日生于東而沒于西。 霓裳:《天寶遺事》明皇嘗游月宮,見霓裳羽衣之曲,歸而選宮娥數十人習之。 玉樹:《隋書》陳后主作玉樹后庭花曲。

虛對實,送對迎,后甲對先庚。鼓琴對舍瑟,搏虎對騎鯨。金匼匝,玉瑽琤,玉寧對金莖。花間雙粉蝶,柳內幾黃鶯。貧里每甘藜藿味,醉中厭聽管弦聲。腸斷秋閨,涼吹已侵重被冷;夢驚曉枕,殘蟾猶照半窗明。

后甲:《蠱》先甲三日,后甲三日。先甲以更始也,后甲以圖終也。 先庚:《巽》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先庚三日丁巳也,丁寧于變之前也。后庚三日癸也,揆度于變之后也。 搏虎:晉馮婦事。 騎鯨:《杜》若逢李白騎鯨魚,道甫問訊今何如? 金匼匝:馬絡也。《杜》馬頭金匼匝。 玉瑽琤:玉響也。 玉宇:《異聞錄》翟乾佑與人玩月,或問月中何所有?佑曰:隨我手中看之。俄見月規半圓,瓊樓玉宇爛然。

漁對獵,釣對耕,玉振對金聲。雉城對雁塞,柳梟對葵傾。吹玉笛,弄銀笙,阮杖對桓箏。墨呼松處士,紙號楮先生。露浥好花潘岳縣,風搓細柳亞夫營,撫動琴弦,遽覺座中風雨至;哦成詩句,應知窗外鬼神驚。

雉城:《左》都城過百雉。蓋方丈為堵,三丈為雉,以雉飛不過三丈也。 雁塞:即今雁山也,鴻雁多宿于其地,故名。 葵傾:《群芳譜》葵花向日而傾。 松處士:墨名。 禇先生:《毛穎傳》與會稽禇先生友善,謂紙也。 潘岳:潘岳為河陽令,令滿縣栽花。 亞夫營:《漢書》周亞夫屯兵于細柳營。 風雨至:晉師曠撫清角之琴,風雨忽至。 鬼神驚:《詩話》賀知章見李白烏棲曲,嘆曰:此詩可泣鬼神矣。

九青

紅對紫,白對青,漁火對禪燈。唐詩對漢史,釋典對仙經。龜曳尾,鶴梳翎,月榭對風亭。一輪秋夜月,幾點曉天星。晉士只知山簡醉,楚人誰識屈原醒。繡倦佳人,慵把鴛鴦文作枕;吮毫畫者,思將孔雀寫為屏。

龜曳尾:《莊子》龜其寧死留骨而貴乎,寧生曳尾于泥涂乎? 鶴梳翎:《坡》病鶴不梳翎。 山簡醉:晉山簡嗜酒,人號醉山翁。 屈原醒:原曰:世人皆醉而我獨醒。 鴛枕:鴛曰匹鳥,繡女常以此繡于枕。 雀屏:《唐書》唐高祖后竇氏父毅,畫孔雀于屏。有請婿者射之,高祖射,各中一目。

行對坐,醉對醒,佩紫對紆青。棋枰對筆架,雨雪對雷霆。狂蛺蝶,小蜻蜓,水岸對沙汀。天臺孫綽賦,劍閣孟陽銘。傳信子卿千里雁,照書車胤一囊螢。冉冉白云,夜半高遮千里月;澄澄碧水,宵中寒映一天星。

天臺:見前。 劍閣:孟陽過劍閣作銘。劍閣,在四川保寧府劍州。 子卿雁:見前。 車胤囊:車胤常聚螢以縑囊之,照書夜讀。

書對史,傳對經,鸚鵡對鹡鸰。黃茅對白荻,綠草對青萍。風繞鐸,雨淋鈴,水閣對山亭。渚蓮千朵白,岸柳兩行青。漢代宮中生秀柞,堯時階畔長祥蓂。一枰決勝,棋子分黑白;半幅通靈,畫色間丹青。

鸚鵡:能言之鳥。 鹡鸰:《詩》鹡鸰在原。 荻:蘆類也。 萍:俗你湖溧。 風繞鐸:《唐書》嵎陽宮于竹林內懸碎玉,名占風鐸,相觸為聲。 雨淋鈴:《天寶遺事》明皇幸蜀,霖雨彌旬,棧道中聞鈴聲,悼念貴妃作雨淋鈴曲。 秀柞:漢有五柞連內,五柞連抱。 祥蓂:堯階生蓂莢,每月朔日生一葉,至十五日全生。望后每日落一葉,三十日全落。

十蒸

新對舊,降對升,白犬對蒼鷹。葛巾對藜杖。澗水對池冰。張兔網,掛魚罾,燕雀對鵬鹍。爐中煎藥火,窗下讀書燈。織錦逐梭成舞鳳,畫屏誤筆作飛蠅。宴客劉公,座上滿斟三雅爵;迎仙漢帝,宮中高插九光燈。

舞鳳:《鄴中記》錦蜀有鳳凰錦。 飛蠅:《吳錄》曹丕有畫屏風,誤落墨點,因作小蠅。孫權以為真蠅,彈之。 三雅:《古事苑》劉表有爵曰三雅。大者伯雅,次者仲雅,小者季雅,隨量飲之。 九光:《漢書》武帝迎王母于宮中,燃九燈之光。

儒對士,佛對僧,面友對心朋。春殘對夏老,夜寢對晨興。千里馬,九霄鵬,霞蔚對云蒸。寒堆陰嶺雪,春泮水池冰。亞父憤生撞玉斗,周公誓死作金滕。將軍元暉,莫怪人譏為餓虎;侍中盧昶,難逃世號作饑鷹。

千里馬:見前。 霞蔚:草木蒙朧若云蒸霞蔚。 玉斗:《漢書》漢王獻玉斗于范增,增怒,撞碎其斗。 金縢:武王病,周公欲以身代死。史錄其祝冊之文,與事之始末合為一篇,以藏于金縢之柜,后成王啟之。 餓虎饑鷹:魏將軍元暉,侍中盧昶,皆貪縱。人曰將軍餓虎,侍中饑鷹。

規對矩,墨對繩,獨步時同登。吟哦對諷詠,訪友對尋僧。風繞屋,水襄陵,紫鵠對蒼鷹。鳥寒驚夜月,魚暖上春冰。揚子口中飛白鳳,何郎鼻上集青蠅。巨鯉躍池,翻幾重之密藻;顛猿飲澗,掛百尺之垂藤。

襄陵:《書》蕩蕩懷山襄陵。 上冰:《月令》孟春之月魚上冰。 白鳳:《漢書》揚雄獻甘泉賦,夢口中吐白鳳。 青蠅:《晉書》何宴青蠅集于鼻端,管輅曰:位峻者顛也。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