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

辛愿(生卒年不詳)字敬之,號女幾野人、溪南詩老。福昌(今河南宜陽)人。世務農,年二十五,始知讀書,杜詩韓文未嘗一日去手。高延玉任河南府治中,延為上客,后廷玉得罪,愿亦被訊掠,幾不得免。“為人質古,不閑世事”(劉祁《歸潛志》,“雅負高氣,不能從俗俯仰”,“其枯槁憔悴,流離頓踣,往往見之于詩”)元好問《中州集》卷一(與元好問、李獻能交善。卒于正大末。)《金史》卷一二七有傳。

詞存《臨江仙》一首。元光元年(1222)作于孟津(今河南孟縣)。《中州集》卷一○記其本事云:“元光初,予與李欽叔在孟津,敬之自女幾(山)來,為之留數日。其行也,欽叔為設饌,備極豐腆。敬之放筋而嘆日:‘平生飲食有數,每見吾二弟,必得美食。明日道路中,又當與老饑相抗,去矣!會有一日,辛老子僵仆柳泉、韓城之間,以天為棺槨,日月為含襚,狐貍亦可,螻蟻亦可耳。’予二人為之惻然。”

●臨江仙·河山亭留別欽叔、裕之

辛愿

誰識虎頭峰下客,少年有意功名。

清朝無路到公卿。

蕭蕭茅屋下,白發老書生。

邂逅對床逢二妙,揮毫落紙堪驚。

他年聯袂上蓬瀛。

春風蓮燭影,莫問此時情。

辛愿詞作鑒賞

此詞作于金宣宗元光元年(1222)。辛愿青春年少時,即有仕途功名的愿望。據史載,辛愿才高學博,精于《春秋》三傳,而諳熟杜詩韓文。然他“雅負高蘭,不能從俗俯仰”(見《金史。隱逸傳》),以至于與當局者格格不入。尤其老年,窮困潦倒,甚是凄涼。河山亭臨別前,元好問、李獻能二人曾設宴為辛愿餞行,辛愿當時無限嘆喟:“平生飽食有數,每見吾二弟必得美食。明日道路中,又當與老饑相抗去矣,會有一日,辛老夫子僵臥柳泉、韓城之間,以天地為棺槨,日月為含王遂,狐貍亦可,螻蟻亦可”。(元好問《中川華》)。李獻能、元好問即詞中欽叔、裕之,二人皆辛愿忘年摯友。寫此詞時,元好問三十三歲,已于前一年中進士,但未選;李獻能三十一歲,已于貞祐三年(1215)登第。詞人在河南孟津(今為孟縣)的河山亭道別二友,撫今追昔,不禁感慨萬千,寫下了這首留別詞。

“誰識”三句,凌空飛來,劈頭發問,直瀉胸中隱痛。“虎頭峰下客”為詞人自居。(虎頭峰位于河南鞏縣)以“誰識”反問,郁怒之中隱含一縷少年豪氣,撼人肺腑。“清朝無路到公卿”,道出了他不得進仕的真諦,也是對“清朝”的極力諷刺。“蕭蕭”兩句則把筆墨拉回到暮年凄涼的現實中,“茅尾”前轉以加之“蕭蕭”一詞,更見環境的凄寒。“白發老書生”以枯槁憔悴,就仿佛站在眼前了。

詞下片筆峰陡轉,寫摯友重逢的喜悅和對二人的深摯祝愿。“邂逅”二句寫出了摯友相逢后的喜悅。“對休”一詞表現了三人深厚的友誼,“二妙”古時常用以指文華匹配的兩人,詞中“二妙”自然是指李獻能、元好問二人。“揮豪落筆”出自杜甫《飲中八仙歌》中的“揮豪落紙如云煙”句,這里是贊李獻之、元好問二人的驚人才華。“他年”三句,轉入對二人的鼓勵與期望。意為:你們將來一起進入翰林院,受朝廷的重視,而不必以朋友為念忘記了今日的歡聚之情吧!“蓬瀛”,借指翰林院。“蓬燈”為御前所用蠟燭。取典于《新唐書。令狐沖出傳》“绹為翰林院承旨,夜對禁中,燭盡,帝以乘輿蓮花燭送還院。”

這首詞題為“留別”,但全詞不著一字,上片大抒感慨,下片寫邂逅相逢,轉寫期望。真是欲語還休,明言彼而暗及此。實是一種出奇制勝的筆法。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