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

完顏?q(1172-1232)本名壽孫,字仲實,一字子瑜,號樗軒老人。金世宗孫,越王完顏永功長子。“天資雅重,薄于世味”(《中州集》卷五),累封密國公。天興元年(1232)蒙古軍攻金者汴梁,圍城中以疾卒,年六十一。《金史》卷八五附傳永功。博學有俊才,喜為詩。平生詩文甚多,自刪其詩存三百首,樂府一百首,號《如庵小稿》詩詞賴《中州集》以傳。周泳先《唐宋金元詞鉤沉》輯為《如庵小稿》一卷,凡九首。元好問推為“百年以來,宗室中第一流人也”(《中州集》卷五)。多寫隨緣忘機、蕭散淡泊意緒。

況周頤稱其“姜史、辛劉兩派,兼而有之”(《惠風詞話》卷三)

春草碧

完顏

幾番風雨西城陌,不見海棠紅、梨花白。

底事勝賞匆匆,正自天付酒腸窄。

更笑老東君,人間客。

賴有玉管新翻,羅襟醉墨。

望中倚欄人,如曾識。

舊夢回首何堪,故苑春光又陳跡。

落盡后庭花,春草碧。

完顏詞作鑒賞

乍看,這似是一首傷春的詞,細玩,則不難看出這實則是一首借傷春入筆,抒發詞人對“故苑春光”無限懷念的抒情詞。他的傷春,不僅僅是感嘆春光的流逝,而是寄寓了詞作者對往日政通人和,國泰民安、昌明盛世的深切懷念。

金后期,受蒙古壓迫,不得不遷都于汴梁,往日繁華的故都燕京,已變得荒涼蕭條,昔日的歌舞升平,繁華似錦,正成過眼煙云,只有留存在記憶中了,這才是詞作者傷春的真正用意。他雖然在政治上不得志,但依然有一顆拳拳的愛國之心,雖然他為國家的前途而憂心如焚,但迫于形勢及朝廷的猜忌,卻也不敢直白地表露自己的心跡,只好以傷春為引,寄寓自己的無限感慨。了解了以上背景,再看這首《春草碧》,自當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了。

上片抒發傷春的情感。首句十五個字,寫出了幾番風雨過后,白花洞,春色逝的凄涼景象,詞人觸景傷情,思緒聯翩,無限悵惘涌上心頭,由春光的流逝,想到了美好歲月的不再,不禁悲從中來,不能自己。起句“幾番風雨”,點出春光不再的原因,“不見”二字,道出詞人對春光的尋覓與留戀,當那嫣紅的海棠與如雪的梨花確實已“不見”時,無限的惘悵便自然而然地涌上了詞人的心頭。他是多么希望仍然能夠看到那“萬紫千紅總是春”的生機盎然的景象啊,但卻終是“不見”。因此才有了后面“底事勝賞匆匆”的問句和“酒腸窄”的自怨之詞。“更笑老東君,人間客”。因春之消逝而嘲笑司春的老東君象是匆匆來去人間的過客,轉瞬即逝。明明是無盡的惘悵與留戀,卻偏偏用了一個“笑”字來傳達,所謂強顏歡笑,讀來更是讓人心酸。

下片,轉為剖示詞人的心理情態。雖然是胸中愁腸百結,但幸有新翻的笛曲,酩酊大醉后的信手揮毫,以及那醉望中的“倚欄人”,似還可以幫助詞人蕩除心中的煩惱與憂愁。然而,“倚欄人”卻只是“如曾識”,似曾相識的“倚欄人”怎能看做是知音,長夜對話,以慰愁懷呢?值此春色已逝之時,詞人心中那剛剛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被失望之水熄滅了。

“舊夢回首何堪,故苑春光又陣跡。落盡后庭花,春草碧。”則是點晴之筆。道出了昔日燕京今日的荒涼與故苑后宮今日的蕭條。句式凄絕哀婉,道出作者的國勢不振,國家的衰亡而無限感傷。在國家危難之時,詞人追憶往日的繁榮昌盛,感嘆盛世的不再,心中不禁悲涼無限。這也是他傷春的真實用意。

全詞意境清幽,語言淺近,雖淡淡著筆,言外卻有無限感愴,讀來意韻綿長。

●朝中措

完顏

襄陽古道灞陵橋,詩興與秋高。

千古風流人物,一時多少雄豪。

霜清玉塞,云飛隴首,風落江皋。

夢到鳳凰臺上,山圍故國周遭。

完顏詞作鑒賞

這是一首感今追昔之作,但又不同于一般的此類作品,并不拘泥于一時一地一物,而是筆勢跳躍,地域轉換涉及頗廣,古今上下,縱橫多變。既表達了作者內心澎湃激蕩的感情,又是刻意而為的婉轉的筆法。因為詞人雖然憂念國事,對金朝衰勢焦灼悲苦,但迫于政治環境的險惡,此種心情,卻不敢直接表白,只能委婉地透露,故在此詞中用典頗多,但其用典渾化無痕,意深而筆曲,頗為耐人尋味。

上片首句以灞陵古道起,氣勢頗為宏大。灞陵橋,即霸橋。《三輔黃圖》載:“霸橋在長安東,跨水作橋。漢人送客至此橋,折柳贈別。”此處以此地起首,當然不是寫離別,而是幺面懷英雄業績之意。因為在歷史上,這一帶曾發生過無數次激烈的戰斗,涌現出了眾多威名赫赫的英雄人物:雄才大略、一統中華的秦始皇、“按劍清八極,歸酣歌《大風》”的漢高祖劉邦;漢初功臣蕭何,韓信、張良;漢武帝時的封疆大將衛青、霍去病、射虎南山的飛將軍李廣,開創貞觀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等等,他們在這里都留下了許多驚天地、泣鬼神的動人事跡。詞作者由古跡“灞陵橋,想到了這些英雄人物,又不禁聯想到金朝國勢衰落,卻無人能象這些英雄那樣,擔當起挽救國家于危亡中的大業,不禁感慨萬千,詩興大發,故有”詩興與秋高“句。”千古風流人物,一時多少雄豪“雖是化用蘇軾《念奴妖。赤壁懷古》”千古風流人物,一時多少豪杰“句,但卻毫無突兀之感,實在是作者真情實感的自然流露,既抒發了他追念前代英雄豪杰的真情實感,同時也流露出他對國家缺乏棟梁之才,不知前途如何的深切的憂慮。

下片,沿上片起首之意,依然以地名入詞。玉塞,即玉門關,又稱玉關,“霜清玉塞”意玉門關外,霜清月冷,“云飛隴首著,風落江皋”則更顯凄清。

后兩句,出自南粱柳惲《搗衣詩》“亭皋木葉下,隴首秋云飛。”這三句都是寫秋景,皆對應了上片“秋高”二字。同時也婉轉地表露了作者的生活窘況。《金史》本傳曾載詞人“客至,貧不能具酒肴。”可見,此三句不同地域的秋景描寫,也未嘗不是作者孤凄,憤懣心境的曲折表露。后兩句“夢到鳳凰臺上,山圍故國周遭”則化用李白,《登金陵鳳凰臺》及劉禹錫《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詩句,充溢著強烈的感傷之情,表達了詞人對故都燕京昔日繁華、昌明盛世的深切懷念。往日國家興旺,才人輩出,而今冷落凄涼,缺少棟梁之才;兩相對襯,詞人是多么的焦灼,心中的悲憤、憂慮向誰傾述?讀罷此句,那種對國家前途命運的深切憂思宛如感同身受。嘆寥寥數句,能達此立意,也使我們不能不承認,作者是個極具才華的詞人。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