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春長費買花錢。

日日醉花邊。

玉驄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壚前。

紅杏香中簫鼓,綠楊影里秋千。

暖風十里麗人天。

花壓髻云偏。

畫船載取春歸去,馀情寄、湖水湖煙。

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簡析】

趙構固是庸君,但這一句卻改得著實好,一春有錢買花沽酒、跨下玉花驕驄,這手面、這身份能是提殘酒而歸的寒澀人么?再說,目接紅杏、耳聞簫鼓、閑眺綠楊秋千,這西湖春光,還不叫人杯杯皆空、一醉方休,如何還殘得下酒來?還有,十里長堤,風暖日晴,游女如織,云鬢花顏,固能令太學生目眙神搖,但當真要在眾目下去陌上拾取她們遺下的花鈿,還非得帶三分殘醉佯狂之態不成呢。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