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雞童謠

民謠

生兒不用識文字, 斗雞走馬勝讀書。

賈家小兒年十三, 富貴榮華代不如。

能令金距期勝負, 白羅繡衫隨軟輿。

父死長安千里外, 差夫持道挽喪車。

這首民謠寫的是一個被人稱為“神雞童”的長安小兒賈昌的奇遇,但諷刺的對象則顯然不光是賈昌。他畢竟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生兒不用識文字,斗雞走馬勝讀書”,正如“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一樣,是憤激之詞,也是一種反常的社會心理的寫照。人們要問:誰實為之?孰令致之?區區斗雞小技何以竟能贏來蓋世的富貴榮華?“軟輿”,是皇帝乘坐的用人挽著走的車子。“白羅繡衫隨軟輿”一句,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原來當今皇帝就愛斗雞走馬,所以“神雞童”也就成了皇帝身邊的紅人。唐詩中諷刺皇帝的詩篇不少,或則托言異代,或則詠物寄懷,大都辭旨微婉。象這樣大膽直率,用辛辣的語言嘲笑當朝皇帝的,在文人詩里是很難見到的,只有民謠能作此快人快語。

全詩描繪了兩個場面,一是賈昌隨駕東巡,一是奉父柩西歸雍州。先看第一個場面──“白羅繡衫隨軟輿”。在戒備森嚴、緊張肅穆的氣氛里,一個十三歲的少年,穿著華美的白羅繡花衫,帶著三百只喔喔啼鳴的紅冠大公雞,緊緊跟隨在皇帝威嚴華貴的軟輿后面,大搖大擺地前行,這真是亙古未有的奇觀。玄宗此行是去泰山舉行隆重的封禪大典,夸示他“奉天承命”、治國治民的豐功偉業,帶上這么一支不倫不類的特殊儀仗隊,豈不是滑稽透頂,荒唐至極!據陳鴻《東城老父傳》記載:“開元十三年,(賈昌)籠雞三百,從封東岳。”并沒有說他緊跟在“軟輿”后面,而詩中運用近乎漫畫的手法,將這一史實作了藝術的夸張,形象鮮明,主題突出。

再看第二個場面──“差夫持道挽喪車”。賈昌的父親賈忠是唐玄宗的一名衛士,隨扈死在泰山下。“父以子貴”,沿途官吏為巴結皇帝面前的這位大紅人──神雞童賈昌,竟不惜為他興師動眾,征派民夫,沿途照料靈柩。死者并不是什么皇親國戚,只不過是一個斗雞小兒之父,卻迫使無數勞動者為他抖威風,這場面能不令人啼笑皆非!詩的字里行間充滿了嘲笑、輕蔑和憤怒。

兩個場面,構成了一出諷刺喜劇。劇里有一群白鼻子,主角是坐在軟輿里的唐玄宗李隆基。這個喜劇形象鮮明,效果強烈,我們千載之后讀起來,不但仍然忍俊不禁,而且似乎聽到了當時老百姓嬉笑怒罵的聲音。這就是此詩的藝術魅力所在。

(賴漢屏)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