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借君王玉馬鞭, 指揮戎虜坐瓊筵。

南風一掃胡塵靜, 西入長安到日邊。

李白到永王幕府以后,躊躇滿志,以為可以一舒抱負,“奮其智能,愿為輔弼”,成為象謝安那樣叱咤風云的人物。這首詩就透露出李白的這種心情。

詩人一開始就運用浪漫的想象,象征的手法,塑造了蓋世英雄式的自我形象。“試借君王玉馬鞭”,豪邁俊逸,可謂出語驚人,比起直向永王要求軍權,又來得有詩味多了。這里超凡的豪邁,不僅表現在敢于毛遂自薦、當仁不讓的舉措上;也不僅表現在“平交諸侯”、“不屈己不干人”的落落風儀上;還表 現在“試借”二字上,詩人并不稀罕權力(“玉馬鞭”)本身,不過借用一回,冀申鉛刀一割之用。

有軍權才能指揮戰爭,原是極普通的道理。一到詩人筆下,就被賦予理想的光輝,一切都化為奇妙。“指揮戎虜坐瓊筵”,就指揮戰爭的從容自信而言,詩意與“為君談笑靜胡沙”略同,但境界更奇。比較起來,連“運籌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都變得平常了。能自如指揮三軍已不失為高明統帥,而這里卻能高坐瓊筵之上,于觥籌交錯之間“指揮戎虜”,贏得一場戰爭,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奇跡。寫戰爭沒有一絲“火藥味”,還匪夷所思地用上“瓊”“玉”字樣,這就把戰爭浪漫化或詩化了。這又正是李白個性的自然流露。

那時不是“三川北虜亂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局面幾乎不可收拾么?但有了這樣的英才,一切都將變得輕而易舉。“南風一掃胡塵靜”,幾乎轉瞬之間,就“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以南風掃塵來比喻戰爭,不僅形象化,而且有所取義。蓋古人認為南風是滋養萬物之風,“南風”句也就含有復興邦家之意。而永王軍當時在南方,用“南風”設譬也貼切。

當完成如此偉大的統一事業之后,又該怎樣呢?出將入相?否,那遠非李白的志向。詩人一向崇拜的人物是魯仲連,他的最高理想是功成身退。這一點詩人屢次提到,同期詩作《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御》中的“所冀旄頭滅,功成追魯連”,就是此意。

這里,詩人再一次表達了這一理想,而且以此推及永王。“西入長安到日邊”(日是皇帝的象征;而言長安在日邊),這不但意味著“談笑凱歌還”,還隱含功成弗居之意。詩人萬沒想到,永王璘廣攬人物、招募壯士是別有用心。在他那過于浪漫的心目中,永王也被理想化了。

李白第二次從政活動雖然以悲慘的失敗告終,但他燃燒著愛國熱情的詩篇卻并不因此減色。在唐絕句中,象《永王東巡歌》這樣飽含政治熱情,把干預現實和追求理想結合起來,運用浪漫主義手法創作的作品不可多得。此詩形象飛動,詞氣夸張,寫得興會淋漓,千載以下讀之,仍凜凜有生氣。

(周嘯天)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