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園詩話》卷十六引鮑氏女聞鐘聲詩曰①:“是聲來枕畔,抑耳到聲邊”,子才以為有禪理,與朱子“南安聞鐘”相似②。亦屬道聽途說。《朱子語類》卷一百四記少時同安聞鐘鼓,一聲未絕,而此心已自走作!乃指人心之出入無時,飄迅不測,鐘鼓動而有聲,然心之動更疾于鐘鼓之動。東坡《百步洪》詩所謂“坐覺一念逾新羅”是也③。《莊子·秋水》曰:“夔憐□,□憐蛇,蛇憐風,風憐目,目憐心”④;蓋念才及而心已至,神行絕跡,極宇宙間之速。按《明儒學案》卷四引夏東巖云⑤:“耳之聽止于數百步外,目之明止于數十里外,惟心之思則入于無間。雖千萬里之外與數千萬年之上,一舉念即在于此”云云,是莊子語好注腳。莊子謂“目憐心”,朱子意言“耳憐心”;雖莊子喜天機之自動,朱子惡人心之難靜,指趣不同,而取喻一也。流俗遂傳朱子聞鐘,覺此心把持不住,與伽耶舍那鈴鳴心鳴、《傳燈錄》卷二⑥。慧能蚿動心動⑦、同上卷五。本寂聞鐘曰:“打著吾心”,《五燈會元》卷十三⑧。諸事略似,亦即《戰國策·楚策》一所謂⑨:“寡人心搖搖如懸旌。”此于鮑氏女子詩,了無牽涉。《楞嚴經》卷三云⑩:“汝更聽此只陀園中,食辦擊鼓,眾集撞鐘。鐘鼓音聲,前后相續。此等為是聲來耳邊,耳往聲處。”鮑女之句,蓋全襲此。(203—204頁)

--------

①《隨園詩話》:清袁權撰,十六卷,補遺十卷。丹陽鮑氏女自稱聞一道人,陸蓑云妻。

②朱子:宋理學家朱熹。《朱子語類》是朱熹語錄,由門生黎靖德輯,一百四十卷。

③新羅:古國名。《傳燈錄》從盛禪師曰:新羅國在海外,一念已逾。

④《莊子》:戰國時宋人莊周撰,共三十三篇,分內篇、外篇、雜篇。《秋水》是外篇中的一篇。夔(kuí奎):一足獸。□(xián賢):百足蟲。

⑤《明儒學案》:清黃宗羲(字太沖,號黎洲)撰,六十二卷。

⑥伽耶舍那:天竺三十五祖中的第十七祖僧伽難提,受戒后,訖名伽耶舍那。《傳燈錄》卷二:“他時聞風吹殿銅鈴聲,尊者問師曰:‘鈴鳴邪?風鳴邪?’師曰:‘非風非鈴,我心鳴耳。’尊者曰:‘心復誰乎?’師曰:‘俱寂靜故。’”《傳燈錄》:即《景德傳燈錄》,宋釋道原撰,三十卷。

⑦慧能:唐高僧,禪宗東土第六祖,姓盧,謚大鑒禪師。

⑧本寂:后梁高僧,曹山本寂禪師。《五燈會元》:宋釋普濟撰,二十卷。

⑨《戰國策》:漢劉向編撰,分東西周、秦、楚、燕、齊、三晉、宋、衛、中山十二國記戰國時事。

⑩《楞嚴經》:佛經,唐般刺密帝譯,十卷。

《隨園詩話》中引丹陽鮑氏女《詠溪鐘》云:“溪外聲徐疾,心中意斷連。是聲來枕畔?抑耳到聲邊?”袁枚以為頗近禪理,并認為朱熹少時聞鐘自覺心把持不住亦即此意。實則朱熹是指人心的運動速于鐘聲,鐘鼓只有動才有聲,而人心之動,“飄迅不測”,如蘇軾《百步洪》詩句所云,坐在那里一想便越過新羅國了,是言心之疾,亦即《莊子·秋水》里的一足獸“夔”,多足蟲“□”,無足的“蛇”,無形的“風”,形在此而光在彼的“目”,深藏于內而神游于外的“心”,其活動的速度,比較起來,心的迅速大大超越風和目。夏東巖說:耳只能聽數百步之外,目只能望數十里之外,唯有心之思無止境,那怕萬里之外與千年之上,一念即達于彼。莊子說“目憐心”是“喜天機自動”,朱熹說“耳憐心”是“惡人心難靜”,一喜一惡雖有不同,而以心喻速是相同的。所以說朱熹少時聞鐘聲而心動,與伽耶舍那、慧能、本寂諸大師聞聲而心鳴心動近似,而與鮑氏女詩所云不是一回事。《楞嚴經》里所謂“鐘鼓音聲,前后相續”,一聲牽起一聲,分不清是“聲來耳邊,耳往聲處”,正是鮑氏女詩意所含哲理的本源,而袁枚未真正解透此意。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