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又響起了——千里之外的和弦打在我的前額。我撫摸著,仿佛你的嘴唇睡在上面,安靜地呼吸。樓宇與天空之間,我和你隔聲而坐,除了霧氣,其余一無所有。

這是我現在能夠懷念的唯一傷感——一只煙發出的尖叫,能否傳送到你的床頭,很久以前,我就問過類似問題。你專心致志地唱歌,我偶爾聽見隨風聲而至的呻吟,然后拿起電話,聽著盲音,不厭其煩。

東方,從來不會輕易泛白——

--2--

風在吹,黑色

從音符的斷裂處升起

小提琴開始破舊

四季之弦,長出花白的胡須

你把腳步丟在遠方,遠方回到身邊

舞步銹蝕了夜色

第一次忘了歌詞,貓頭鷹

銜著樹枝

靜悄悄地陪你守夜

--3--

月色將麻木沾滿衣衫

發霉的斑點

歷歷在目——

就在昨夜,浣紗女子揮動著雙臂

天堂點滿蠟燭

你的影子,一點點

滴在盛夏的腰肢

--4--

是的,昨夜無雨

站臺上堆滿渴盼的神情

你手持剪刀,將荒涼的頭發剪成雨絲

獨自一人享受清寧

腳下,奔走的黑鼠

將卡在音階里的曇花

一瓣一瓣

運向郊外的荒原

--5--

寶貝,有些故事需要早些發生

站在即將傾泄的堤口

我們只能往前

銅管的光亮,映照于雨后泥濘

--6--

事先假設真像——

我們用透支幸福,回避驟雨

瓦礫跳起了探戈

墻角的野花

拍著通紅的掌心,盲然地

回應著天空

黑土地,黃土地

它們累了

安睡,已不再是夢的入口

--7--

這樣的積云還能燦爛多久

詩文的旱情

從來都是一場接著一場

我只能坐在陽臺上

關閉耳膜,讓體內的船

駛向大海,傾聽

在你窗外回旋的雷聲

--8--

鏡面蠟黃,反射出夏夜稀薄的憂郁

故鄉游動的磷火

再一次出現在榕樹之冠

你在樹下唱歌

鄉音童稚卻嗚聲密集

頭頂上,暗藍的云

濕了半張秀臉

鏡子里,夏天感染了病菌

--9--

寶貝,為何夏夜讓我倍感寒冷

輕薄的白衫

孤獨地掛在樹梢

雨,還沒來

草叢里潛伏的螢火,拍打著翅膀

音階由低漸高

緩緩融入城市粗糙的皮膚

--10--

如果你能安詳如昨

用落地的編鐘,敲醒遠逝的天堂

那就睡吧

云層上,百合盛開

那些滑來翔去的靈魂

終又撣起袖管,守望一陣

即將到來的雨聲

--11--

夏日越發僵直了,你把歌聲藏進七月的裙褶,每一顆流星滑過,都留下綿延的嘆息。

你說人算不如天算。同樣的夏天,雷聲短促,擊中移動的樹影,像終老的咳嗽,懸掛在灰暗的墻上。那一刻,你試圖抓緊漂浮的沙,如同后來一串串凌晨,我在渾濁的公車上瞌睡,你將紅頭繩打上結,十分美麗地系在我的手腕上。

MP3的愛情,唱過了幾道收費站,最終停滯在岸邊。昨夜天高云淡,風聲滑向你的嘴角……

--12--

側耳之后,曾經潺潺的流水

伸出瘦弱的手

不遠處,枯灘漸露

昔日山歌打濕的柳枝

艱難地行走。你懷揣一張受傷的地圖

以靠近的姿勢

遠離我

--13--

就這樣,半倚著盛夏

曲調無法豐潤

一如你閉合的欲望,在烈焰的蒸烤下

想往溫軟的詩詞

云朵總是瞻前顧后

把雨水,擱在

我們無法汲取的歲月里

--14--

能不能安靜等待

用花鳥蟲魚

用四季里輪回的琴聲,叩擊缺角的油畫?

雨絲的魂,色彩濃重

如果落在你的枕邊

別害怕

陰陽界面上,你是一株幽藍的水草

--15--

聽筒里,水鳥的顫音久久回旋

將早春的霧,推向

樓臺邊沿

七月,能否盛開百合

事先無法預料

而失語的音符,一路盛開

直到天堂的門前

下起黑雨

你唱著哀歌,發自內心地虛弱

--16--

人們寧可相信,這是真實的抒情

它來自夏天的一條河流

從遙遠的山腳

涓涓滲出

這些將歌聲與雨聲混為一淡的異族

它們以為你會哭,扶著

大理石裝飾的墻,茫然地

注視著黃昏

--17--

這時候,屋檐發出斷裂的嘎嘣聲

城市邊緣一片汪洋

洪水浸淫著田野和頭骨

我們坐在兩條船上

盤旋于

失語的街道

小夜曲,請你到船頭坐一坐

--18--

無邊的風聲

吹響我們形色各異的哀傷

我的疤痕老了

你的刀很亮,刺眼的光茫

照在畫板上——

雨,正在涮涮地下

原野一片暗紅

--19--

這個下午和這樣的夜晚

高腳杯未倒先醉

七月的清醒,是雨水將至的前兆

你啟用了另一種嗓質

在金屬堆積的廳堂

輕輕敲打

我俯身傾聽

世界倍覺沉寂

--20--

小女孩穿著水晶鞋,興致沖沖

另一端,虛幻的身影

被風抬上靈柩

我疑心空氣稀薄,在城市荒原

痛苦地捧著心跳

從雙頰流淌而下的淚水

在搖蕩的重音里

仿佛一場隔年的雨,被鼓點

震得酸痛而幽怨

--21--

繞過山梁,我記起童年時的女教師,她用心唱歌,站在小木凳上,在黑板上認真抄寫簡譜。后來我學到“余音裊裊”

這個詞,我又聽到她在樹林深處很隨意地哼唱。那一天,秋雨剛起,她就走進草叢,再也沒有回來。

這種想法很不吉祥。我推開身邊的門,將你的手重又審視一遍。天氣越發炎熱了,雨點急躁不安,秋天才是淅瀝的

好時機。而現在,唇邊的稻穗又黃又香,卻沉淪于泥……

--22--

我并不將此當成終結

筆尖鈍了

為了能寫出一首公認的情詩

我沉到籬笆之下

一根木樁

等著那里,一錘一錘地

鍥進我的音箱

--23--

那黑布袋裹住的音箱

斜著膀子打盹

到處都是可以燃燒的事物和流言

音樂是黑色的催化劑

我們如此接近

仿佛一彈指,就能擊中變質的嫵媚

燈光多余

燈光下的轟鳴多余

燈影里,所有纏繞多余

--24--

我在藍門前打開雨傘

任憑月光滴在上面,發生清脆的回音

之后構思一道防線

守護傘下的臉

或者,我們都在撫摸一張

行將暗淡的笑臉

--25--

扔下一枚水光

也不能擦凈南方的污垢

夏夜缺少蛙鳴和雨中缺少腳步有何不同?

每到早晨,潛伏一夜的曲調

斬斷了時空

那只鐘擺

趴在灰暗的電線桿上,算計著

垂老的陽光

--26--

甚至有夜半歌聲,從裂縫中滲出

我偶爾顯出醉態——

這不是新鮮話題

讓耳膜失去開花的機會。我寧可相信

或許從來沒有花

心疼之后

比你的心疼更快地潛入針孔

--27--

這些揣測不該是長在門前的荒草

也無須請你辨別真相

我可以這樣描繪——

卡通人病了,當你轉過身去

只有鏤空的影子

浮過

靜靜的海

--28--

不僅僅是你,譜曲者老去

手里緊握一串音符

發音的方法

人們難以掌握

盛夏晴朗的夜,錯誤出現在早些時候

枯萎悄悄發生

煙不夠香

水不夠清,我們還不夠傷心

--29--

螞蟻經過小樹根,胃開始痙攣

一夜歌聲

攪拌平滑的水面

今夏,你可以暫別歌唱

將八度之上的天空

放下來

做一回沉睡的仙子

東方剛亮,我來告訴你

——大夢初醒

--30--

那么,你的窗欞是否被雨聲包圍

我拉不上碎花窗簾

讓遠處鈍擊的掌印

敲痛心口

來吧,淋漓的雨聲

別了,我黑發飄揚的花仙子

讓蘋果回到枝頭

讓淚珠回到花蕊

讓歌聲

回到田畈的螢火之夜吧!

--31--

隧道無雨,燈光昏沉。列車南來北往,把擁擠的風擦成薄片。我問你,目的地有怎樣的風景,你盯著倒退的山巒,沉默。我看到寫在你眼睫上的悵惘——半堵殘墻,背著西天的桔紅;沖出去是海,蔚藍的海。

多么動聽的歌聲!沙灘上,海浪吞咽著往事。不遠處,一雙繡花鞋,一根竹笛,兩道蛇行的印跡……暴風雨之后,你把疼痛埋進沙礫,忘了立碑,之后轉身,面東駐立,守候一場晨曦的漂洗。

--32--

喜歡聽嗎,這是黑夜撥弄的琴音

七月無法走進和弦

生疏的指法

一路彈響單調而斷尾的嗚咽

你一定是站立的

夜空時而空曠,時而密集

從現在開始

你可以無所顧及地失群,躑躅于

七月的單弦上

--33--

而我再一次聯想到黃昏——

紅色孤獨

早些年是盛開的雪蓮,在酷熱的海邊

撫慰著傷口

那是仲秋之后,崩裂于石榴枝頭的酸甜

鴿子紛紛倒地

路邊公園里,只剩下

腐爛的紫葡萄

--34--

云層漸厚,懸浮的雨聲

未能抵達你的耳垂

春天有很多不下雨的理由,夏天

同樣可以植下測謊樹

如果秋風成活,希望

你是一片葉子

落與不落

都有我們各自的憂傷

--35--

那么,七月的調音臺

是否就是今生的絕唱?

午夜唏噓不已

淋濕眾多弱小的昆蟲,它們

發出纖細的鳴叫

在緊閉的窗外,試圖喚醒鍵盤的沉睡

黑鍵盤呢喃

白鍵盤夢游

我們擦肩而過,交換指尖的顏色

--36--

“每個下雨天,戀上你寂寞的臉……”

歌詞像掛在樹梢的白旗

蒼涼而飄搖

玻璃模糊了燈影

你柔曼的舞姿,隨之明滅

陰陽兩界

歌聲和雨聲,互為陌生地招手

--37--

試圖阻止這樣的重疊——

亂石崗上,雨水流得太急

游移不定的螢火

是七月唯一的歌女

嗓音喑啞平淡,磨平晝夜的凹凸

寫一篇祭文

在日記本的扉頁,畫一串

紛亂的螞蟻

--38--

這便是你的歌聲了

老式磁帶里

曲調變質,發出陳年的酒香

獨自徘徊于獨木橋頭

洪水即將到來

我沒有禮物,我兩手空空

我把僅有的預感

掰成兩截

--39--

寶貝,醉一場有助于清洗我的骨格

玫瑰的顏色向來多變

除去那些偽裝

我可以再次彈響六弦

用高把位指法,滑向你的肌膚

如若你愿意伴唱

就讓雨下大些

再大些

--40--

城市是嘈雜沉悶的音響

夜來香不厭其煩地盛開

夢境中毒,在深夜的角落碰撞

腸胃里,手機信息緊縮一團

在城市之外

在天空之外

我渴盼著天堂的花雨

落向我的手心,你的嘴唇

--41--

歌聲響起之前,雨水躲在燃燒的草秸里。青苔在井沿哭泣,你眼波中的月光也是干渴的。每一個風聲大作的夜,你總是第一個站在我的床頭,頭發秀長如瀑,彎腰撫上我的臉,我常常忍不住地撩開它們,撩開那絲絲清香。

你說,還有多少可以撩開的音符呢?其實雨點并不遙遠,它們在床沿壘起一道屏障,如同后來的帷幔。我們換一個位置,你半躺,我彎腰。所不同的是,不再有發梢拂過你的眼。夜半歌聲細如游絲,深深扎進深藍的天際……

--42--

我盤算著

如何打開已經關閉的琴盒

那蟄伏其間的光,想必也已碎裂

黑色粉末,你的昨天

是否還剩有一絲灰白?

--43--

或許,這是最好的結局——

中指按下的瞬間

一只新生的麻鵲,呼啦啦地飛起

一首新曲,尚不適宜吟唱

待天光露出嬰兒的微笑,待七月

折斷筋骨

你便可以俯身而臥

用胸脯

彈響大地,聆聽地獄的顫音

--44--

這是通向另一個天堂的云路

有些風景我曾向你描述

瓶花,油畫,脫水的詩歌

馬頭琴,蛇皮二胡,竹紙吹響的笛聲

它們如此沉郁

一如黃昏時刻,你聽著雨點濺起的寂靜

不停地愛上眼淚

--45--

對此我深信不已

燃燒的森林,你送來一片雪花

讓我想起另一首歌

你眼睛里的雪花,還保持著冬天的形狀

既便融化已成事實

有雨,一樣能在意動詞的胸口

升起云煙

--46--

寶貝,在七月走向轉角之前

在雨聲噎住月光之前

在薩克斯的銅管流出贊美之前

我再一次想到詩歌——

這背信棄義的黨徒

舉著雙手扣著扳機的女人

用夏天當作面紗的巫婆

請原諒我

與你一樣,把自己扔在廢棄的牧場

--47--

狼群里,一束綠光似曾相識

它們昂起頭顱

朝著荒原的盡處

引吭高歌

前世情節,今生文章——

它們全然忘了

我們曾經有過堅貞

而后,各自選擇地獄或天堂之門

慢慢散去

--48--

別帶走唯一的歌聲

要走,請像春天一樣

先下雨,再道別

還要用我的中指

把你的光碟,放進等候的機倉

直到最后一首音樂響起

生銹的鑰匙

從我的發叢走失,直到

沒有一扇門窗需要關掩

--49--

那就讓大門洞開,讓貓頭鷹進來

讓舞步停住

讓黑球燈旋出夏夜的清冷

我們相識已久

我們從未謀面

我們是隧道里互相滲透的燈光

--50--

現在,請讓我對你說

我用你的歌聲聽雨——

泛黃的手抄本,圓珠筆跡洇濕了半截殘音

紙條上,播放器打開雨傘

撐起隔夜的風聲

在無人簽收的地址

我寫上你的名字,并用你的歌聲

回贈另一場雨——

那溢滿今夏的酸楚!

--51--

一杯清茶,喝了數載,余香揮之不盡,這已不是某個季節能夠單獨吟唱的。有些歌聲過早地滲入泥土,靜候著升上枝頭的陽光。而另一些,遲遲不能降生,在哽咽中兀自窺探——

赤焰連綿,將雨聲阻擋在木棺之外。一棵病入膏肓的樹,倔強地望著遠方,除了可供棲息的老鴉、深入年輪的黑蟻以及垂落枝頭的夜,樹已不再是樹,而是即將遁去的雨——在烏云聾啞之時,佯裝高歌……

--52--

寶貝,謎語疲倦不堪

答案陷入湍急的旋窩

有些雨滴注定用來懺悔,如同一朵百合

無論戴在哪里

都會讓人

止不住地仰望天堂

--53--

開始羅列梔子花的錯誤——

顏色太輕,香氣太浮

盛開的假象讓人恍惚

花房空氣干燥,為何還要

如此鋪張地憂郁?

露臺除了存放情景,便是

七月消瘦的噼啪以及

風聲墜落的叮當聲

--54--

瓷器。水晶球。單頁歌譜

霧。高架橋。碾碎的雨珠

這是床頭

你像舞臺歌女

將三月的桃花雨

攥成一聲長長的嘆息

七月不在謀劃之列,這么遠

那么近

容我下去吧

--55--

還有誰能奏響墓碑里的骨頭

還有誰愿意吟唱一曲悲歌

還有誰先是回眸,而后失明

還有誰

忘了下雨天擱在傘頂的寂寞?

屋檐下的孩子

你的靠背,僅是一堵黃昏的墻

你向前凝視,越過一座山

又翻過幾道梁?

--56--

修辭顯得更加頹廢,夏天

堆積了太多假設

我們沒有閑情從中選取一截

鑲在斷臂的弦上

容顏似花,落在玉盤中央

雨水滿溢之前

讓我把夜放進去,洗清一臉塵灰

--57--

哦,我沉默的女孩——

從秋天枝頭摘取的紅蘋果

從暗夜縫隙中遺漏的燈光

從冰雪里淌過河水的暖陽

我要送你一把口琴,在海邊

為七月的流星保持悠揚

讓琴聲

告別齒唇,陪你踏浪

--58--

那就把雨聲寫進信箱吧

用零點二十四分的月光珍藏

與簫音共鳴

整個夏天的荒誕和沉默

彌漫了桂樹叢

那行將散落的沁香,你也會唱歌嗎?

--59--

是的,僅僅是一滴淚的過程

七月就枯萎了

游蕩的音符

你把誰的痛楚流向江河湖海?

穿過厚厚的城墻,我們是

兩城門前爬行的青滕

蔥郁的葉尖

渴望雨聲之后的糾纏

--60--

這蓄謀已久的凝望,結出盛夏的冰

頭頂上,火勢越來越旺

我像一只失聰的飛鳥

在天籟之間,茫然無措

天堂。承載。歌聲

地獄。碎裂。雨聲

哪里才有你穿過的水晶鞋?

哪里才有圣水浸濕的腳印?

--61--

藍色的雨,池塘里,你找回前世盛開的蓮花。游人輕描淡寫,將你裝進七月的白瓷壺。

“我去深山走一趟,拜訪七月之前的影像。”

“那些花兒,就像歌里唱的一樣,已經難辨真假。”

“我睡在水里,我想起山林。”

“那是一個錯誤,陽光教會你幸福,你并未去過山谷。幽靜的水,安詳的石,它們早已生出靈異之花,去到那個比遙遠更加遙遠的地方……”

恍惚之間,世界除了雨聲,便是你的歌聲了。

--62--

沉浸于海底的紫珊瑚

蹣跚著,伸出美麗而惶恐的手

夜如綢緞

咸濕的風,將你推向岸邊

七月干渴的唇

被抒情章節碾磨成灰

夜鷹啼咕,淪陷于夜色編織的網

--63--

小號手,為何呼吸艱難

空有一腔熱情

為何吹不響田野祈求已久的雨聲?

你佇立在十字路口——

前方是夜的黑

后面是黑的夜

一邊一右,烏鵲不停地飛

--64--

寶貝,繩索無端

再一次纏于孤傲的枝頭

怎樣的曲調,才能誘發一場雨?

今夜無所適從,音箱搬出了體內

我在鏡面上涂鴉

另一支手,固執地

指向窗外

--65--

現在,請設計一場演唱會——

月光融化了燈影,銅器蒼老無言

暗藍的傷口,在頭頂飄浮

觀眾席鴉鵲無聲

兩只蝙蝠

穿過長廊,向舞臺飛去

--66--

“你聽見嗎,我的歌聲響起了,

從你的童年,你的山路傳來。”

“我看見一個女孩,手捧野花,

發梢的雨水,順著臉頰流下。”

“那是我嗎,我深愛的蒲公英,

它正飛向我的湖面,你的天堂。”

“沒有金屬抽打的尖叫。花仙子

還有蘋果女孩,她們都離我很近。”

“哦,音樂響起了,讓我唱吧。”

“嗯,雨開始下了,讓我聽著。”

--67--

你又回到湖邊。一場紅雨

浸染了湖水

你還能抓住什么

讓雙腳不再下沉,讓結了果的櫻桃樹

重溫花開的過程

無線譜——

你撒落在荒郊的種籽

又如何再度蘇醒?

--68--

候車室。該是你轉身的時候了

一輛列車駛過站臺

就會有一片青草齊聲合唱

七月的枕木

發出嘶啞的吶喊

別回頭,我在出口處守望

雨點撲面而來

--69--

憂郁的男孩,教堂里

你在接受前世的懺悔嗎?

你把罪惡背負在稚嫩的肩頭

黑色長袍,紅色袖口

它們攔截你的歌聲,卻讓圣經的吟誦

從埋葬的雪氣中,敲擊

七月的胸膛,以及

我的草叢里你的潛伏

--70--

這突如其來的泛濫

這琴鍵彈撥的雨聲

這雨夜里懸浮在蓮花之上的手指

你把藍,把圣潔的孤獨沖向何方

又將把適才的淺唱——

那發自玫瑰之靈的喘息

如何刻入光碟中的傷痕?

-71--

錯過一場雨,是否意味著也將錯過陽光?昨夜雨聲唐突。小白兔,你小小的窗口亮起了星星。

早晨,你懷抱一夜悵惘,彎腰尋覓草葉上的珠鏈。莫名的繾綣,爬上溪邊的柳梢。不遠處,牧羊人揚起鞭子,將一夜雨聲趕進你的花園。你向水邊走去,那里的水,是否流經我的土地,你猜不透。

我繞過了你的家門,繼續躑躅在荒原之中。

七月漸行漸遠,我把自己埋下去。黃沙,青草;白水,黑土;紫歌韻,紅雨聲……

--72--

又一座山,又一條河

橫亙于雨聲與歌聲之間

整個夏天都在疾步奔跑

蜂窩裸露于樹干之外

一場格斗正在發生——

從羽化的日子突圍,或是

從幽暗的草場出發

淡裝和濃抹,與逝去的季節不再關聯

--73--

寶貝,撥動城市的心弦

我安靜地站在窗口

任音律淡出

滲入血管,流經饑餓的河床

把疼痛塞進借閱的課本

作為債務

我相信,憂傷

總是含有不可預測的本息

--74--

我認真挑選曲目

我想從它們身上聞到你的體香

還要從斷續的釋放中

捕獲你的慌張——

噴淋器下,淚水融入七月的內腺

等我從沙漠歸來

取回濕潤的云朵

和你一起流淌吧!

--75--

黃昏,大口吞咽雨后的蒼白

榕樹移動著

路邊野花,重新昂起頭

仿佛去年的塊莖

還殘存著灼傷

誰會相信,七月的雨聲纖弱如絲

像行乞的竹桿,輕輕敲擊

軟化的草坪

--76--

一次斷續的清唱,或許

勝過終生的吟詠

霧氣中,你太息般的抒情

繞過春天短暫的咳嗽

徑直撲向盛夏的火場

我聽到有人從窗外走過

雨聲

嘎然而止

--77--

那就痛快一場,大聲穿過少年體內的雨巷

青石板,黑瓦片

漫過門檻的洪水,以及

從閣樓上傳來的歌聲

為我停留片刻吧!

若干年后,當夏夜

在南方都市的暈迷中失去心跳

當我從歌手成為觀眾

江南小調,從你手中滑落

打在枯焦的唇上

--78--

我疑惑。我沒有傘

行人匆匆,街道伸向黑色邊緣

我努力記起聽筒里的水聲

像飛翔的蛇

宛延前行

做一只透明的酒瓶,等候蛇影

為你裝幀

七月最后的風景

--79--

我用你的歌聲聽雨。當我再次

撫摸你的臉頰

你的門還關著

一朵中風的紫百合

耳朵去了郊外,掌紋間的詩行

充當第三者

騙取你的歌聲,消隱于雨林

--80--

夜,如何抽取我的筋骨

讓我匍匐于斷腿的木椅上

想念絲巾的淡藍——

它曾在你的項間,享受傷感

從多雨的早春

發出余香

而我,只好將破損的孤獨

放置于粗糙的夜

體會那未曾擁抱的體溫

--81--

雨聲失憶,身姿踉蹌,向幽深的洞穴滑去。要不要我為你復述掩埋于草丘的雨天,孤鶩展開翅膀,掙脫了春天。螞蟻長出膠橡的腳,它們將潰爛的音階,扔在十字交*的路口。

我的萎靡,正好迭加在你的頹廢之上。你沉默,并不秀巧的嘴,盛滿我鐘愛的歌聲。

風,伸出偌大的手,將廢棄的鐵門狠狠地關上,咣當之后,你被吹向遠方——那里正是一片饑渴……

--82--

果實,你的灌漿期充滿了傷痛

護園人正在老去

無意的籬笆

爬滿滕蔓——

綠色褪去了面膜

小女孩,你稚嫩的童謠

怎經這般擠擰?

--83--

那么睡去吧

這穿越四季的絕唱!

那么醒來吧

這行將分娩的啼鳴!

天堂之上,孤傲的胸膛容不下半點殘陽

地獄之下

眾神悲歌,為你焚燒的別離

--84--

這便是風聲失蹤的理由

破廟里,燈光漸滅

茅草屋頂

承受不住星光抖落的凄涼

半截歌謠,贈予春天

如今,夏天惡習未改

雨聲獨守空房

等待秋天的造訪

--85--

寶貝,從此你可以重新出場

用馬蹄蓮的白——

從我眼中出逃的歲月

裝扮你剩余的暗藍

用前世琴弦,彈撥魂兮歸來

--86--

任憑光影反復重疊,阻攔

悠揚的笛曲,在雨絲中

忽明忽暗

某個城市,一條縱深的溝壑

你撐著藍花傘

徘徊良久

失去往返塵世的獨木橋

--87--

甚至奢想,更加空曠的夜

兩只螢火互相點頭致意

傳遞我們的沉吟——

那黑色的觸摸

在寒風中

曾經發出夏夜的火光與轟鳴

--88--

蘋果的悔恨,也是圓圓的

蟲蛀的歌

塞滿多少雨聲?

那輕盈的跳動,嗔怪的唇紋

依舊新鮮——

沒有同一場雨,來自不同的七月

這條路

僅僅是半首歌的旅程

--89--

詩集落滿塵灰,有關你的一行

一息尚存

我搬動雨中曲韻

企圖為你重配和弦

陪你輕唱一首低回的A小調

門前石板上,小酒窩

是雨聲撫摸的手印

--90--

有理由讓你相信,蟋蟀弄舊了歌譜

未必不是幸福

午后有暴雨經過

半倚著七月殘疾的雙腿

我想為你歌唱——

也讓你用我嘶啞的歌聲

聽一場新雨

如何沖刷舊愁新憂!

--91--

七月的肌膚行將僵硬,任憑雨聲一遍遍撫摸,也發不出廟堂的檀香。我從山腳上來,我向山腳走去。青瓷缸,你的缺口,注定只是奢盼,只一眼,就把童年的金器化為云煙。

從此,我開始尾隨一種香草,無名,飄忽,傷痛。它們唱歌——不過是敲擊缸體時發出的嗡嗡聲。老和尚,你去了哪里,你的地獄是否香氣繚繞?

不要問,這些意象與你的歌聲有無關聯,它們前世回眸,今生擦肩——

--92--

月光,把歌聲蒸發成水

天堂里,白衣女孩固守窗欞

等待一滴眼淚——

來自三界之外,秋風磕碰的露珠

你裸身洗沫的桂花池

總不能

讓我掬起一捧矜持,讓我在月夜

與你共舞雨魂

--93--

木魚開口說話——

塵煙生于無常,途經風花雪月

送我一串紫紅手鏈

而天堂

過濾了多余的幸福與傷悲

那便是雨水了

在我們遙望的瞬間

重歸塵世,遁于陰門

--94--

每到午夜,我便來到井口邊

看晃動的天

如何推開墻影——

爬墻虎一路向上,攀向你的床沿

孤獨的夜行人

今夜有沒有雨

并不影響你的歸途

--95--

吉它換了琴弦,失去彈性的音域

如何隨心所欲地安排風向?

那么,雨聲的排序

又如何正中我們的情懷?

我們需要寂靜

像潛伏在草尖的青蟲

小心分辨歌聲之外,雨聲還有多遠

--96--

這個夏季,我成了雨聲的奴隸

僅僅是一縷清風

一片彷徨的云

就勝過陽光掀動的晴朗

你掉頭離去的動作

在我的詞曲里,扮演長裙仕女

碎步輕悠卻眼神幽怨

--97--

別碰響門后的劍

所有鋒利與光茫,過早地穿上冬裝

誰說雪花會冷卻?

誰又說雨點不會燃燒?

只要你還能歌唱

我就會再次穿上白衣,為你書寫

七月最后的劍譜

--98--

別怪我過早地設計場景——

花園寂靜,夕照朦朧

土地疲憊,蘋果亦倦

老槐樹下,螞蟻匆匆搬家

小白狗,你已離家多日了

給你水——

擦洗夏天的小腹,順便

叫出聲吧

我們一同轉身!

--99--

“童年時光是人的靈魂的舌頭。”

——我咬住不放

我如此年輕

我要再次回到媽媽de骨盆里

在雨聲的芳香里

用時光的竹篩

選擇一種痛——

從你的歌聲里泛出的白光

--100--

當我靠近你的窗門,你嘎然止聲,宛如一只青鳥,把隔夜的啼鳴扔在屋頂。

暴雨就要來了。這一次,我也可以放聲歌唱,把積郁彌久的愴然,拋進夏夜。與你的歌聲相互停駐、糾纏、愛撫、哭泣……在這片無垠的荒原,除此,我們一無所有,一無所求。

寶貝,如果這是愛,如果這是孤獨行俠與藍色天堂的吸引,如果這是歌聲的源頭,是雨聲的歸宿,如果……

我將告別七月,從綠洲到沙漠,從沙漠到大海,從歌聲到雨聲……直達我的地獄,你的天堂……

(2005年7月13日~25日)

倚山望云評語:寫長詩最能見才情。秋風如劍的這一組,以七月、歌聲、聽雨這樣的細節破題,深入開掘,融入了自己對于人生、對愛情幽深的思索和嘆詠,洋洋灑灑,才情灼爍!除了作者一貫堅持的抒情和精致,這組作品更加趨于純粹,基本上走出了他刻意唯美的路子,直抵詩歌的本質,這一點也是我感到高興并欣賞的。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