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朧詩

朦朧詩,作為一個獨特的詩學概念,它指稱的是以舒婷、顧城、北島、江河、楊煉、芒克、方臺、食指、多多、梁小斌等為代表的一批"文革"中成長的青年詩人的具有探索性的新詩潮。朦朧詩孕育于"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地下文學"。食指(郭路生)、芒克(姜世偉)、多多(栗世征)等在"文革"中就已經開始了新的探索,其后有江河等詩人加入。他們的詩以手抄形式流傳。1979年《詩刊》發表了舒婷的《致橡樹》、《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等,1980年又以"青春詩會"形式集中推出了17位朦朧詩人的作品和詩歌宣言。朦朧詩迅即成為一段詩歌潮流,并且涌現了一大批廣為流傳的代表性作品。

朦朧詩作為一種新詩潮,一開始便呈現出與傳統詩歌不同的審美特征。對人的自我價值的重新確認,對人道主義和人性復歸的呼喚,對人的自由心靈奧秘的探險構成了朦朧詩的思想核心。舒婷以擱淺的船概括一代人的悲劇命運(《船》),面對神女峰這千年流傳的人間神話"煽動新的背叛"(《神女峰》);梁小斌以一把鑰匙的丟失來象征理想的失落(《中國,我的鑰匙丟了》);楊煉在大雁塔自我歷史中觀照人民的命運(《大雁塔》);江河把自己壘進"紀念碑"感受民族的苦難(《紀念碑》)。詩人在覺醒與叛逆、迷惘與情形、痛苦與莊嚴、失落與尋找、追悔與重建的感傷詩情中試圖建構一個新的詩學主題。

朦朧詩對傳統詩歌藝術規范的反叛和變革,為詩歌創作提供了新鮮的審美經驗。意象化、象征化和立體化,是朦朧詩藝術表現上的重要特征。朦朧詩高揚主體意識,以意象化方式追求主觀真實而摒棄客觀再現,意象的瞬間撞擊和組合、語言的變形與隱喻構成整體象征,使詩的內涵具有多義性。捕捉直覺與印象,用情感邏輯取代物理邏輯,以時空轉換和蒙太奇造成詩歌情緒結構的跳躍性和立體感,使詩歌情緒內涵獲得了彈性張力空間。朦朧詩意味著中國現代主義詩歌探索的再出發,意味著詩壇恢復了與世界現代詩壇的某些聯系。

朦朧詩的崛起曾引發了一場爭論。從謝冕贊嘆"一批新詩人在崛起",到孫紹振的"一種新的美學原則的崛起"的概括,再到徐敬亞的《崛起的詩群》,從形式到內容把朦朧詩的藝術主張系統化,肯定了朦朧詩的價值。而反對者則認為是畸形文學、藝術怪胎、甚至指為"逆流"、"資產階級自由化"。爭論幾乎涉及了所有的詩學命題,盡管其間摻和了許多非詩因素,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朦朧詩《或稱新詩潮》逐漸獲得了理論認可。1984年后朦朧詩人重新活躍起來,但已經有了變化,舒婷、顧城、楊煉、江河等人的詩中,已看不到前朗詩作中的理性的激情,對于社會現實政治的關注也被對于民族文化乃至于人類生存狀況的關注所取代。楊煉、江河等創作了許多頗受注意的文化詩,如《諾日朗》、《大雁塔》和《太陽和他的反光》。有的朦朧詩過于追求用語奇特,造成主題晦澀。

一、舒婷

與她同時代的朦朧詩人相比,舒婷獨特的藝術個性就在于她很少以理性姿態正面介入外部現實世界,而是以自我情感為表現對象,以女性獨特的情緒體驗輻射外部世界,呈現個人心靈對生活熔解的秘密。從"美麗的夢留下美麗的憂傷"到"理想使痛苦光輝",舒婷詩歌再現了整整一代人復雜的心理情緒流程。

對人的自我價值與尊嚴的肯定確認,對人格獨立和人生理想的追求張揚,構成了舒婷全部詩歌的核心思想。她最早發表于《詩刊》1979年4月號的《致橡樹》之所以能引起廣泛的注目與認同,不僅僅在于宜示了一種愛情觀念:"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愛你./絕不學癡情的鳥兒,/為綠蔭重復單調的歌曲;"更為重要的是借此表達了一種對人格獨立與尊嚴的肯定:"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詩人以"木棉"和"橡樹"作為象征,表達了一個更廣泛更深刻的主題。正如她自己所說:"今天,人們迫切需要尊重、信任與溫暖。我愿意盡可能地用詩來表現我對'人'的一種關切"。在《神女峰》一詩中,詩人面對超越時空距離的婦女命運化身,以自己的心靈復活了千百年來那痛苦美面的夢,激蕩起對人的獨立價值被漠視的尖銳不滿,發出了充滿悲劇性的對人性復蘇的深情呼喊:"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

舒婷詩歌以"自我"為核心構建了一個全新的抒情形象。地早期詩中的抒情形象明顯地帶有個人與時代雙重復合的情緒特征。沉迷與蘇醒、痛苦與歡欣、浪漫與感傷、勇敢與堅定,凝結為"自我"的情感沖突與對立;"從巖至巖/多么寂寞我的影;/從黃昏到夜闌/多么驕傲我的心"(《致大海》);"要有堅實的肩膀,/能靠上疲倦的頭,/需要有一雙手,/來支持沉重的時刻";"道路已經選擇,/沒有薔薇花,/并不曾后悔過"。但是強烈的憂患意識和歷史使命感又使得詩人把個人的悲喜追求與對現實的感知結合起來,在國家與民族的歷史發展中不斷尋求和確定自我的位置和價值。在其后的《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會唱歌的鳶尾花》中,其抒情形象既是"迷惘的我",又是"深思的我"和"沸騰的我",是一個超越了詩人"自我"的具有普通概括意義的一代人形象。

二、顧城

顧城成名作是發表于《星星》1980年第3期的《一代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體現了詩人對于漫長的歷史"黑夜"的反思,井在反思之中尋找生命的真諦。他后來的詩歌創作在藝術取向上基本上都體現出這種特點:反思與尋覓,而尋覓是他詩歌的最終旨歸。顧城的詩歌善于敏感地把握細小的感覺,從個人感觸中表達對于生命的體驗,比如《遠與近》;"你,/一會看我,/一會看云。//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你看云時很近。"詩人對于"遠"、"近"的感受實際上是對生命存在的評價、對人的評價,揭示了人與人之間的隔膜、猜疑和戒備。顧城的詩歌對歷史的反思是深沉的,《永別了,墓地》抒寫詩人站在一片紅衛兵墓地上對歷史進行的重新思考,沒有高聲控訴,卻表達了一個同齡人對于生命和歷史的態度。他的詩歌因此而充滿歷史、現實與理想的矛盾,他的反思是對歷史與現實的揭示,但是,他的尋覓顯得更為執著。《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有這樣的詩行:"我想畫下早晨/畫下露水所能看見的微笑/畫下所有最年輕的/沒有痛苦的愛情",這種理想光輝或多或少地消解了他的詩歌可能會流露的苦悶、壓抑之感,而他所尋找的往往是夢幻、童話般的純美的生命境界,體現了獨特的人文光彩,因而有人把他稱為"童話詩人"。

顧城的詩歌注重意象營造。他采用的意象常常不是人們習以為常的那些意象,而是與他的生命感受相呼應的新奇意象,能夠表達新鮮的感受和體驗。雖然顧城也反思時代歷史,但他的時代意識并不十分強烈,他對大自然有著特別的偏愛,不少作品都表達了投入大自然的美妙感受。他尊重生命,尊重自我,所以他的詩歌意象多取自具有生命內蘊的自然物象,尤其是藍色的、開闊的"海"的意象,在他的詩歌中占有特殊的分量。顧城的詩歌想象獨特,常常出人意料,在"無理"的情感邏輯中體現出藝術上的妙處,比如:"把我的幻影和夢,放在狹長的貝殼里/柳枝編成的船/還懸繞著夏蟬的長鳴/拉緊桅繩/風,吹起晨霧的帆/我開航了"(《生命幻想曲》),意象豐富而奇持,想象開闊,以生命為核心,建構了夢幻般的詩意境界。 顧城的詩歌注重表達內在的生命感受,注重藝術上的創新,和其他一些出現于80年代的"朦朧詩"詩人一樣,放棄高吼和說教,以自己獨特的藝術探索賦予了新詩以鮮活的藝術生命。

由于顧城長期與現實隔離,離群僻居,沉溺于個人主觀感覺,造成精神錯亂,1993年在新西蘭寓所殺害妻子后自殺。

三、楊煉

楊煉在朦朧詩群中風格獨異,他的詩一開始使顯露出一種史詩意識。"我的使命就是表現這個時代,……具體地說.就是表現長期被屈辱、被壓抑的中國人民為爭取徹底解放而進行的英勇斗爭以及由此帶來的精神領域的巨大變革。"楊煉總是從歷史發展和民族斗爭角度審視和重新體認現實,并進而以自我的歷史來歸納民族歷史。這種抒情方式和感知角度使得他的詩歌具有一種描述、概括民族苦難和斗爭歷史的宏闊基調,顯現出一種沉郁悲愴的英雄氣質以及厚重的歷史感。

從90年代開始,楊煉詩歌逐漸從現實關懷轉向對更為深廣悠久的民族傳統文化和生命意義的"尋根"。他先后寫作了《大雁塔》、《諾日朗》、《半坡》、《敦煌》、《西藏》、《逝者》、《自在者說》、《與死亡對稱》等大型組詩,試圖在"自然、歷史、現實、文化"的四度空間建構現代東方史詩。強烈的生命哲學意識構成上述詩歌的重要審美特征。《大雁塔》以悠久的歷史文化為背景,呈現出積淀深厚的民族文化心理結構,大雁塔既是文化的承載又是生命的具象。"我被固定在這里/已經千年/在中國/古老的都城/我像一個人那樣站著",這個擬人化的大雁塔無疑是生命的象征:"我的動作被剝奪了/我的聲音被剝奪了","連影子都不屬于自己";"我被叛賣,我被欺騙/我被夸耀和隔絕著/與民族的災難一起,與貧窮、麻木一起/固定在這里/陷入沉思"。這首詩以強烈的現代生命意識和"人"的主體重建對舊文化傳統進行了反撥。

楊煉詩歌以對東方文化的反思和對史詩的探索為當代詩歌作出了貢獻,但有些詩對文化、歷史的學術性反思缺乏詩的感性的支撐。

四、北島

北島開始寫詩時,更多受益于浪漫派詩人。他初期的詩,有明顯的感情抒寫的骨架。詩的意象的象征指向明確,形成可以作明確意義歸納的象征符號"體系"。他以鴿子、五色花、星星、山谷、天空、浪花等,來暗示一種人性的,值得加以爭取的理想生活,以夜、烏鴉、柵欄、網、深淵、殘垣,作為對人的合理生活進行分割、阻滯、破壞的力量的象征。這種象征符號確定的內涵和價值取向,雖然會減弱詩的豐富的感性魅力,但在北島最好的作品里,由于想像的奇特,情感的豐盈和莊嚴,而得到彌補。價值取向相對立的象征性意象密集并置所產生的對比、撞擊,構成 "悖論性情境",常用來表現復雜的精神內容和心理沖突。后來,他初期詩的意象和情緒、觀念的聯系較為單一的格局有所打破,情感更為內斂,更重視感性直覺的表現,詩的結構也更為復雜。不過,當北島逐漸離開天空、海、島、礁石、帆、太陽轉而發現瑣屑庸常生活的"詩情",當他放棄英雄主義的姿態,代之以調侃、嘲諷和較為冷漠的語調的時候,他卻不能如"新生代"的有些作者那么放松。80年代末以后,北島一直生活在歐美,并繼續編輯文學刊物《今天》。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