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代詩人"

80年代中期以后,詩的發展出現了一些重要的變化。一批更為年輕的"第三代詩人"在全國各地以民間群落形式自辦期刊詩報,以各種五花八門的名稱來標示自我概括的藝術主張,匯成了一段朦朧詩后新詩潮,并造就了一次新的斷裂和"美麗的混亂"。

"第三代詩人"或曰"新生代詩人"、"后新詩潮"的集體亮相是在1986年,《詩歌報》和《深圳青年報》聯合以"現代主義詩歌大展"的方式集中介紹了由100多名第三代詩人分別組成的60余家自稱詩派及其實驗詩歌代表作品,如南京的"他們",上海的"海上詩群",四川的"莽漢主義"、"非非主義"、"整體主義"、"新傳統主義"等等。

第三代詩人試圖反叛和超越朦朧詩,重建一種詩歌精神。這種精神不是英雄悲劇的崇高、理性自我的莊嚴、人道主義的感傷,而是一種建立在普通人平淡天奇的日常生活和世俗人生中的個體的感性生命體驗。因而"詩人不再是上帝、牧師、人格典范一類的角色"。于是,反英雄、反祟高、平民化成為后新詩潮的總體特征。韓東的《大雁塔》是最早的對英雄主義別出心裁的嘲弄;"關于大雁塔/我們又能知道些什么/有很多人從遠方趕來/為了爬上去/做一次英雄","那些不得意的人們/那些發福的人們/統統爬上去/做一做英雄/然后下來/走進這條大街/轉眼不見了/也有有種的往下跳/在臺階上開一朵紅花/那就真的成了英雄"。這種局外人式的冷漠敘述姿態顯然解構了楊煉《大雁塔》中悲劇英雄的祟高。于堅的《尚義街6早》、王小龍的《外科病號》、王寅的《想起一部捷克電影想不起片名》等都呈現出一種平民日常生存狀態的瑣屑和尷尬。

反意象、反修辭和口語化,是后新詩潮在語言實驗方面的重要特征。以韓東、于堅為代表的原生態口語化傾向構成了對新詩潮經典性的意象語言規范的顛覆:詩到語言為止,讓詩回到語言本身。而以"非非主義"為代表的超語義寫作則讓詩從語言開始,以反修辭、反邏輯的語言游戲來造成對常規語義的偏離和喪失,從而還原到前文化狀態。如周倫佑的《自由方塊》、《頭像》,楊黎的《冷風景》都頗具代表性。這種激進的語言還原顯然包含著對文化的質疑、破壞與解構。

一、韓東

韓東開始從事詩歌創作,是在進入大學之后,并于 1981年初在當時頗有影響的青年文學雜志《青春》上發表了組詩《昂起不屈的頭》,后又獲得當年度的"青春文學獎",由此一舉成為校園中一顆冉冉升起的詩壇新星。

"壓過來的是整個天空/我昂起不屈的頭/即使大地從腳下滑走/我也要舉起挑戰的手//閃電的鞭子把我抽成網/對著陌生的宇宙/我還是要發出雷的怒吼:/決不跪下!"這是組詩中《山》的其中兩節。顯然,那時的韓東,仍然脫不了時代風尚和情調的影響,那種"決不跪下",一意孤行地走在"從地獄到天堂"的路上的不屈服的姿態,無異于朦朧詩式的悲劇英雄主義。毫不諱言,這是那個時代詩歌寫作的時尚和風氣。但真正的詩歌創造永遠只來自于自己的心靈和生命。因而只有在他寫出了《山民》之后,才算真正找到了自己。落腳西安后,他又創作完成了《有關大雁塔》等佳作,還主持創辦了《老家》,在這個刊物上發表作品的大多是他"云帆"詩社的朋友。尤其是1984年,他返回故鄉南京,在那里組織聯絡全國各地有著相同或相似傾向的詩人和作家,成立了"他們"文學社,并于第二年創辦了《他們》,由此標志著又一代詩人和作家的新的崛起。從1985年到1995年,《他們》共出九期,其主要代表人物除詩人韓東、于堅外,先鋒小說家馬原、蘇童也曾是"他們"文學社的成員,并在《他們》創刊號上分別發表了《拉薩河女神》和《桑園留念》等小說作品。當然,"他們"主要還是一個詩歌社團,作為群體的影響也主要發生在詩歌領域,并且日后成為"

第三代詩歌"的鼎力重鎮和核心,與四川"非非主義"等詩歌社團一起,發起了一場影響廣泛的"第三代詩歌"運動。

本站以現代、古代情詩為主,情詩網創辦于2013年,以原創愛情詩歌、經典情詩、現代情詩、古代情詩、英文情詩、情詩絕句為主并收集古詩、古詩詞、詩歌大全、詩詞名句的文學門戶。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可以放在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快捷鍵Ctrl+D);或者看到喜歡或者有趣的詩詞可以通過分享按鈕給你的好友分享;情詩網是目前最全情詩大全網站之一。并歡迎廣大詩歌愛好者閱覽投稿!喜歡本站的話請大家把本站告訴給你朋友哦!地址是 www.28021439.com !